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femjoy ashley aka,新手必看

“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磨盘姐就吻上来,痴迷的道:“二狗,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  皮二狗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磨盘姐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二狗,帮帮我!”  就在二狗要不要拒绝的当儿,就听院外传来组长千年虫的声音:“二狗,小王八蛋,出来,有好消息告诉你!”  一听千年虫来了,大磨盘魂飞魄散,三下五除二穿起衣服,爬窗溜了出去。

    皮二狗体内有一团火四下流窜,见是讨厌的马屁精千年虫来了。

  他就大声道:“千年虫,我叫二狗,不叫小王八蛋!”“好,二狗,我是代皮村长发通知,你家那亩田,村里要收回去研究。

  为了补偿你,由我家和村长家,把靠近白洋湖的三亩良田划给你!看看,皮村长待你多好啊,还不谢谢皮村长?”千年虫趾高气扬的看着皮二狗道。

    “我那是神田哦,不换不换!”其实皮二狗心里乐开了花,他家就这一亩良田,正发愁没地种呢。

  没想到皮大炮主动送田来了!  也难怪,打从昨天他们几家的田长出了逆天蔬菜,这几亩田摇身一变,就成为村民口中的神田!  说起神田,每个人都羡慕嫉妒恨。

    皮大炮看着眼馋,认定神田是块风水宝地。

  就变着法子,假借村里要研究的名义,想把神田占为己有。

    “由不得你,这是大奈村村委会全票通过的表决,不光是你家,还有香荷花家、王红裳家一共五户,都要回收!”千年虫口气强硬的道。

    “那是我家祖传的田哦,你说回收就回收?要回收也可以,我要换十亩田,少一分都不行!”皮二狗趁机增加筹码道。

    “鳖犊子,你狮子大开口啊。

  一亩换十亩,这么大的事我作不了主,等我消息!”千年虫朝地下吐了一口痰,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皮二狗在背后骂了一句,这个老萎货,不是个东西!    上午九点,二狗带着三十斤三七种子和二十斤重楼种子,提着上山。

  刚要打出院门,只见王红裳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劈头就道:“二狗,千年虫那个老东西,他说要把我们的神田换掉。

  你怎么说?”  “我是这么说的,给我十亩良田,我就同意换。

  千年虫作不了主,找村长去了!”皮二狗嬉皮直乐的看着王红裳道。

    一听他小子答应了,王红裳气得上前拧了他一把,一跺脚道:“你还笑!那是神田呀,你家的面积是最大的。

  千万不能答应啊!我、香荷花、唐二伯还有刘红莲,我们一致商量好,坚决不换,皮大炮还能吃了我们啊?”  “红裳姐,我都答应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啦!”皮二狗乐得不行了道。

    “你还乐,傻瓜,不理你!”王红裳眼前一黑,差点没给他气晕。

    其实,皮二狗很告诉她,那几块田能长出逆天庄稼,不是因为田地本身哪里神了,而是他用神霄印求下来的灵雨!  可是呢,回头一想,这种一听就知道吹牛比的超自然的东西,还是免开尊口好。

  省得王红裳把他看成神经病。

    “媳妇,我不是傻瓜哦。

  对了,你今天没课吗?没课就一起上山种药材。

  要是种活了,咱俩对半分!”皮二狗兴冲冲的看着王红裳道。

    “傻子,哪有在山上种药材呀,种得活才怪!”王红裳不满的狠白了他一眼。

    “没试过怎么知道种不活?万一种活了呢?”皮二狗心说,我有求雨术,用灵雨一浇灌,应该没问题。

    “哼,你要是种活了,我就让你吻一分钟!”王红裳打死都不信,山上怎么能种药材呀,那里都没水,怎么种。

    “吻两分钟!”这家伙屁颠的加筹码道。

    “那就两分钟。

  但是,要是种不活呢?”王红裳狡黠的抛出一颗大霹雳。

    “你来说。

  ”  “种不活的话,你答应换田那事,不作数。

  皮村长要换,你不能答应!”  “成。

  就这么说定了,美女媳妇,跟我上山!”皮二狗乐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王红裳羞得跺了他一脚,气哼哼的说:“再叫媳妇,我就打你!”说着,跑回家拿家伙什去了。

    两个在桥头会齐,一起进入大奈山。

    沿着那条新开僻的羊肠小道,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古庙的位置。

    到那一看,就看到两头黑瞎子,正在古庙那转悠呢。

    啊!  王红裳看到黑瞎子,登时就尖叫起来:“二狗,快跑!”拽起他就跑。

    不曾想,那俩黑瞎子闻到皮二狗霄光火文印发出的气劲,忽是恐惧起来,落荒而逃。

    皮二狗嬉皮直乐道:“红裳姐,快看,黑瞎子跑了,我跑个毛!”  王红裳扭头一看,傻眼了道:“怪事,黑瞎子好像很怕你哦?二狗,你肯定有秘密瞒着我!”联想起上次,二狗一来,周围的动物全部跑光。

    “我没瞒你哦。

  可能是小时候我经常来山上玩,跟动物都混熟了。

  我那时有点顽皮,这个动物打断条腿,那头牲口拔光点毛,所以,它们见到我就跑!”皮二狗一阵瞎编道。

  他心说喵了个咪,我要是说实话,说我手里有法印,印章能驱逐飞禽走兽。

  红裳姐不信啊,这怪不得我!  “你这家伙,小时还真是个熊孩子。

  往女生书包里放老鼠的坏事没少干,哈哈!”一提这事,王红裳笑得肚子疼。

    皮二狗没接她话头,这家伙正看着剩下的野生三七发愣呢。

    “逆天了,逆天了!一晚就窜高了一截,枝干也大了一轮!”说着,他这货就像守财奴看到了金元宝,飞扑上前,一锄头下去,就见一块足有半斤多的胖大三七呈现在眼前!  王红裳也失声尖叫道:“天哪,这么大的三七!二狗,我们发财了嘻嘻!”  “那还等什么,快挖啊!”  两个人神情异常亢奋,挥起锄头,卖力地挖了起来。

    一口气挖了一个小时,两个蛇皮袋都装满了。

    二狗带的蛇皮袋是大号袋,大概能装一百斤。

  王红裳是四十斤装,见装得满满当当,这美女村花兴奋的道:“二狗,我发现跟了你,就有肉吃,能赚钱,你真是我的幸运星呢!”说完,忽是发现哪里不对劲,娇羞如浓桃艳李。

    “红裳姐,你长得真漂亮。

  我想亲你一口!”这家伙没正经的看着王红裳道。

    “去你的,只有你赌赢了才能亲!”  “那红裳姐,我们动手把药材种子埋土里去!”两个说干就干。

    忙活到正午时分,二狗带来的药材种子全部种完。

    不过,他总不能当着红裳姐的面求雨,不然红裳姐非吓晕过去。

  只好先下山,等下倒回来求雨。

    二狗不让王红裳受累,两大袋子三七,一肩扛一个。

    王红裳见他小子力气大,扛重物下山,连喘都没喘一下,她就在心里面佩服起二狗来。

    下午,吃完了午饭,二狗又从香荷花那里借来三蹦子,把两大袋三七搬上车。

    就这样,他骑三蹦子,王红裳骑助力车,(爱女狂欢)两个一起进城。

    双双来到药市,直奔白杏的药材批发部。

  上二楼发现白杏不在这边办公,二狗就拨通了白杏的电话,白杏听说他有山货卖,很快赶了过来。

    这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一脚下车,发现他小子身边多了个漂亮姑娘。

  就有些酸溜溜的道:“二狗,这是你女朋友吗?”  “白姐,不是,不是哦!”王红裳连连摇头否认,脸红得像绽满了桃花。

    “额,她叫王红裳,是我们村小学的美女老师!”二狗忙是作介绍道。

    白杏得知王红裳不是二狗的女人,心下一喜。

  燕儿蝶儿的看了看货,忽是大叫道:“天哪,这么大的三七!一块都有半斤,我的娘!”  “白姐,这是从土壤最肥沃的大峡谷挖到的。

  又胖又大,品质是一流的。

  那个啥,是不是该涨一点?”这家伙贼精的看着白杏说道。

    “你这小子,怕姑奶奶坑你么。

  五百元一斤,满意不?”白杏笑眯眯的抛出了一颗大霹雳。

    一听涨到了五百元,王红裳就激动了,心说,五十斤就是两万五啊,我代课一年的工资才一万不到。

  天哪,这都是沾了二狗的光。

    再看皮二狗的时候,王红裳媚眼里的浓情,浓得好似欲滴出玫瑰汁来。

    在一楼秤重后,白杏就叫两人上二楼领钱。

    “二狗,这是你的五万元!”白杏从保险柜拿出一堆钱,拍了五沓给皮二狗。

    他这货从来没挣过这么大的钱,当场就在那里数钱玩。

    “王红裳,这是你的,两万五千!”  王红裳把厚厚两沓钱,放入挎包内,见他那货还在那数得飞起,一边还嘿嘿傻乐。

  王红裳好气的打了他一下道:“二狗,你丢不丢脸啊,数了好几遍了!”  “我就数着玩,数钱犯法么?”这货整个一没心没肺。

    白杏深有同感道:“记得我赚第一桶金的时候,比二狗还丢脸哦。

  我是直接把现金铺在床上,在钱堆里睡觉哈哈!”  这老板娘表面上似古井不波,桌底下却有勾当。

  她见二狗面对面坐着数钱,她的一条丝、袜腿就伸出来,在他小子身上寻香拾翠。

    皮二狗怕王红裳发现,只在那里装傻。

    王红裳还真没往那方面想,一个身家千万的富婆,又年轻又漂亮,说她跟皮二狗有一腿,她打死都不信。

    因怕身上带着大钱遭贼,就一个劲的催促他道:“二狗,人家老板娘要做生意,回家数,走吧!”  “那好吧,我们走吧。

  白杏姐,再见喽!”二狗笑嘻嘻的回头看了白杏一眼。

    白杏眼巴巴的倚在门口,一个劲的冲他送秋波道:“二狗,你的药材不要卖给别人,要卖就卖给我,听到没?”  “好嘞,木有问题!”  望着二狗离去的背影,白杏好似痴了,一个劲的念叨:“二狗,你怎么就走了呢?我还想你疼我呢!”  再说皮二狗、王红裳。

  两人一起去银行存钱,存完钱,王红裳说要去见个朋友,皮二狗就一个人回村。

    回家稍事休整,皮二狗独自一人,去了一趟大奈山。

  成功求了一场灵雨,看着灵雨把三七基地浇透了,这才得啵下山。

    到家就见院前停着一辆大货车,前面有一台小车。

  他小子一到,就从车上下来一个美艳女郎。

  不是别人,正是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容燕姬。

    一看是容燕姬来了,皮二狗腆着脸笑道:“老板娘,我的主意不赖吧?你这是……来拉货?” “二狗,中午推出的免费吃场面那个火啊,光排队就排了上百米!”要知道,容燕姬从表姐家借的一百万到帐后,她孤注一掷,一口气砸下几十万元打广告。

    九星城的市民听说燕姬大酒店新进了一种逆天蔬菜,还是免费吃,吸引了大批食客。

    容燕姬从二狗这里购入的一千多斤食材很快拼光。

    食客们一致的评价是,好吃,超级好吃!  “额,免费吃的不火都不可能。

  今晚正式收费,就看有多少回头客!”  “只要赢得口碑,回头客肯定大把的!”插话的是灵瑶。

    皮二狗没想到灵瑶也跟来了,瞪了她一眼,还是对她不理不睬。

    老板娘哪知道他俩个有心病,兴冲冲的道:“二狗,我需要三千斤逆天蔬菜,有没有问题?”  “木有问题!”皮二狗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距五点半饭点上只有两小时。

  他这货就话锋一转道:“我去村里叫几个帮工,帮忙摘菜!”  蹬蹬蹬,他这货第一个来到香荷花家。

  香荷花正在便桶前方便,不提防这家伙一蹦蹦了进来,把寡嫂吓得一下子站起来,嗔白眼道:“二狗,你吓死我了!神马事哦,这么急!”  “荷花嫂,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下来收菜了,快喊人摘菜去!”说着,这货看了一眼那磨盘,没空多回味了,匆匆离了寡嫂家,又一个电话通知了王红裳。

    王红裳正准备冲凉,接到电话立即风风火火赶了过来。

  两个人分头行动,去村里雇了十个女工,说好工钱一百元。

    就这样,皮二狗带领村里一群留守女,下到神田,热火朝天的摘起菜来。

  拔萝卜、挖土豆、摘秋葵,都是村妇们的拿手绝活。

    只用了一个小时,三千斤逆天蔬菜就装上了车。

    香荷花和王红裳这两家的神田面积小一点,香荷花的菜地一共出产五百斤逆天蔬菜,拿到一万元菜款。

  王红裳呢,她的地出产了七百斤,挣了一万四千元。

    皮二狗的地摘完一千八百斤,还有得剩。

  他分的钱最多,一共拿到三万六千元。

    又有一笔外水入袋,仨人都兴高采烈,开心得过大年一样。

    地里的活干完,王红裳就回家冲凉去了。

  香荷花不急着走,她跟着皮二狗进了家门,浓桃艳李的道:“二狗,你帮我赚了钱,想不想我报答你呀?”  “额,荷花嫂,你怎么报答我啊?”他这货心情好,就和寡嫂打情骂俏起来。

    “我给你按摩,要不要?”  “虾米,你会按摩?”  “我还会踩背哦,试试吧,很舒服的!”两个就关起门来,一个躺着,一个就捏拿起来,一会儿拍打得啪啪响,一会儿就从背推到脚。

  推得二狗那货大叫舒服。

    不知多久,香荷花浓桃艳李的一躺,眼巴巴的道:“二狗,你也给我按两下!”说着,女人就除了衣服,卧在那里。

    皮二狗照猫画虎的就按摩起来,按着按着,两个就吻作一团……

一只脚刚踏上二楼的地板,赵三斤的耳根子微微一动,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来的突然,赵三斤被吓的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停下脚步,并且往下缩了缩脖子。

  站在楼梯口竖起耳朵仔细听了片刻,赵三斤的嘴巴咧开,又笑了。

  那是流水的声音,而且还夹带着女人的哼叫声。

  “原来是青青在浴室里面洗澡啊。

  ”林青青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赵三斤对她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一听就知道是她。

  林青青的心情似乎不错,洗着澡,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全然不知道赵三斤已经来到她家,并且就站在距离浴室不到五米远的楼梯口。

  浴室所在的位置和林青青的闺房只隔着一个房间,赵三斤刚才满脑子浮现出来的,全都是林青青躺在被窝儿里朝他招手的画面,哪里想到林青青会呆在浴室里?林青青家里的浴室装的是个玻璃门,只不过,那是一层厚厚的雪花玻璃,遮掩效果非常好,即使里面亮着灯,在灯光的照射之下,站在外面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要不要喊给青青,或者……进去和她一起洗?雪花玻璃门上的身影虽然非常模糊,但是看了几眼,赵三斤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林青青啊,说不激动,纯粹是虾扯蛋。

  而突然闯进去的话,又似乎不太合适。

  这里毕竟是农村,农村和城市里面不一样,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情侣之间别说在一起洗个澡,即使婚前同居,甚至未婚先孕,也都是家常便饭,见的多了,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赵三斤在部队这几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林青青不一样,生活在农村的老百姓思想纯朴,而纯朴的同时又有些封建守旧,像林青青这样一个还没出嫁的黄花大闺女,如果和赵三斤在一起洗澡,且不说林青青愿不愿意,一旦走漏风声,传到外人的耳朵里,恐怕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想到这些,赵三斤暗叹一声,强忍着冲进去和林青青一起洗的冲动,屈膝在楼梯口蹲了下来,目不斜视的盯着雪花玻璃门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小声嘀咕道:“反正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到嘴的肥肉早晚都能吃,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其实在门口看着也挺爽。

  ”赵三斤这样安慰自己。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林青青的哼叫声突然停止,水流声也越来越小,映射在雪花玻璃门上的那个身影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又变小,看样子,林青青好像是洗完了。

  “终于轮到哥登场了!”见状,赵三斤腾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抬脚就走向浴室……走到浴室门前,赵三斤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迷彩服,就像是在部队的时候第一次向领导做报告似的,别提有多紧张了。

  咚!咚咚!赵三斤深吸口气,敲响了浴室的门,下一刻,浴室里便传出林青青惊讶中带着一丝警惕的声音:“谁?谁呀?”“妈,是你吗?”不等赵三斤吱声,林青青紧接着又问道。

  赵三斤咳嗽一声,笑道:“青青,是我。

  ”“三哥?”林青青明显愣了一下,片刻后才问道:“三哥你咋……你咋这个时候过来了?”“来找你呗。

  ”赵三斤应道:“下午不是你说的,林叔和苗婶晚上全都不在家,让我来找你拿东西么?”“拿……拿啥东西?俺咋不记得……”林青青装傻。

  听到这话,赵三斤顿时一阵恶汗,还能拿啥东西?当然是拿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青青该不会是想赖账吧?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让她飞了,赵三斤笑道:“具体是啥东西,我进去再告诉你……”说着,赵三斤就要推开浴室的门。

  “不,不行!”林青青被吓了一跳,急道:“三哥你现在不能进来,俺……俺还没穿衣服呢!”“啊?”赵三斤的手已经摁在门鼻子上了,一听这话,他的动作一滞,没敢往里面硬闯,但是心里却暗暗想道:“没穿衣服?那不是正好吗?现在一件一件穿上,等会儿还要再一件一件脱掉,那多麻烦。

  ”想归想,作为一个正人君子,这种混账的话赵三斤可不好意思说出口。

  哗啦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突然传出一阵水声,比刚才林青青洗澡的时候还要响,听起来像是林青青从浴缸里站起身发出的动静。

  “感情青青洗完以后,又跳进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啊。

  ”赵三斤恍然大悟,脑子不听使唤,立刻就在脑海里恶补了一些神奇的画面。

  但是让赵三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水声刚落,紧接着又是啪嗒一声脆响。

  这次,声音不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而是从赵三斤身后,确切说,是从大门方向传过来的。

  赵三斤毕竟当过兵,警惕性很高,做事也很谨慎,所以他刚才进门的时候,专门把大门上的门环挂在了门鼻子上,这样的话,一旦有人突然闯进来,肯定会发出声音,他就能在第一时间逃跑,或者找个地方藏起来。

  “难道是林德才和苗香竹回来了?”赵三斤心底咯噔一响,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黑紫黑紫的……乖乖,不会他娘的这么凑巧吧?在门口等了半天,眼瞅着就能和林青青双宿双飞了,半路还杀出个程咬金?赵三斤哪里知道,苗香竹就是冲着他才急匆匆赶回来的!“青青,青青你出来,妈有话跟你说……”苗香竹人还在院子里,声音已经传进了客厅。

  一听是苗香竹,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赵三斤顿时就懵逼了,小心脏噗嗵噗嗵狂跳,提到了嗓子眼儿,胸口处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真的是她!老天爷,你他妈不带这么玩我的吧?情况紧急,赵三斤惊讶恼怒之余,根本来不及细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转过身,一把就推开浴室的门躲了进去。

  “啊呀!”赵三斤前脚刚进去,紧接着浴室里就传出林青青刺耳的尖叫声。

  赵三斤进去以后抬眼一瞧,眼睛顿时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瞠目结舌……正如刚才赵三斤猜测的那样,林青青洗完澡以后,确实又跳进浴缸里泡了泡,而赵三斤惊慌之下突然破门而入的时候,林青青刚从浴缸里面站起身,手里拿着一件粉红色、绣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还没有来得及穿。

  画面实在太美,瞬间就闪瞎了(我的尤物女友们)赵三斤那双24K钛合金狗眼。

  “三哥,你,你你你……”林青青也傻眼了,愣了五六秒才回过神,然后用睡衣挡住自己如同玉石一般光滑白净的身体,屈膝往下一蹲,伴随着哗的一声水响,又重新坐进了浴缸里。

  幸福来的太快,走的也快。

  “青青,你咋的了?”林青青的尖叫声惊动了楼下的苗香竹,苗香竹喊了一声,随即加快脚步,朝二楼的浴室跑了过来。

  这下完蛋了!赵三斤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美丽画面,意犹未尽的咽了口唾沫,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就被苗香竹的喊声和她急促的脚步声拉回现实,低头看着蹲坐在浴缸里惊慌失措的林青青,尴尬道:“青青,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苗婶她……”“别说了。

  ”林青青的俏脸绯红,急道:“俺娘上来了,万一让她看见咱们……咋办?现在咋办?三哥你快点想个办法呀!”浴室里面除了浴缸以外,只放着一个简易的衣架,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藏身之处……苗香竹回到家的时候,刚把从村委会拿出来的那个鸡腿啃完,沾了满嘴的油腥,她本来想先去厨房洗洗手,洗洗脸,然后再去堂屋,可是突然听到楼上传出林青青的尖叫声,她愣了一下,哪里还有那个闲功夫?大喊一声,风风火火的便冲上楼。

  “难不成赵三斤那个小兔崽子真的偷偷溜进来想败坏俺家青青?”苗香竹就是冲着赵三斤才提前回来的,刚进门就碰到这种情况,她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赵三斤。

  由于家境比较优越,苗香竹的胃口又好,她平时吃的饭多,干的活儿少,所以体型比一般的中年妇女都要胖,一米六几的个头,估计得有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走起路来噔噔噔的,很有气势。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林青青又是自家的闺女,所以苗香竹没有任何顾忌,来到浴室门口以后,她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问道:“青青,咋回事?”说话的同时,苗香竹瞪大眼睛往浴室里扫视了一圈。

  让苗香竹有些意外的是,浴室里只有林青青一个人平躺在浴缸里,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踪影。

  “娘,俺在这里泡澡呢,你跑进来干啥子?”林青青故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语带幽怨,有些嗔怪的看着苗香竹。

  不是赵三斤?苗香竹皱了皱眉,问道:“这屋里就你一个人?”“看你这话说的,不是俺一个人还能咋的?你跟俺爹都不在家,俺还能跑到大街上拉个人回来跟俺一起洗澡呀?”林青青气道。

  浴室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一眼就能看个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苗香竹也不好说啥,没好气道:“那你刚才咋叫那么大声?娘还以为……”“以为啥?”“得了,你没事就成。

  ”苗香竹总不能说以为你在家里偷汉子吧?林青青伸手往旁边的地板上一指,趁机解释道:“俺叫那么大声,还不都是因为它!它刚才突然飞进来,差点儿把俺给吓死!”苗香竹低下头,顺着林青青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距离浴缸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具蟑螂的尸体。

  “你等着,我下去拿扫把。

  ”苗香竹是林青青的亲妈,林青青打小就害怕蟑螂、壁虎这样的小虫子,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疑有他,转身就下了楼。

  浴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林青青深吸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一直躲在门后面的赵三斤更是如蒙大赦,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好险。

  有句老话儿叫做灯下黑!苗香竹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浴室墙壁上的窗户又太小,赵三斤钻不出去,没办法,情急之下只能冒险躲在门后面,刚才苗香竹推门进来的时候,赵三斤屏着呼吸,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说到底,还是他娘的做贼心虚呀。

  “三哥,俺娘刚才站在门口,有门挡着才没瞅见你,她等下肯定要进来,门后面是藏不住了,你得马上出去才行……”林青青担心道。

  赵三斤翻白眼道:“咋出去?”扫把就在一楼放着,如果赵三斤现在下去,必定会和苗香竹撞个正着,所以,想从正门走是不可能的事。

  林青青想了想,道:“要不……你先去俺的房间里躲躲,等俺穿好衣服,出去吸引俺娘的注意力,然后你找个机会悄悄溜出去?”“我看行。

  ”赵三斤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

  去林青青的房间里躲着,赵三斤当然愿意,就像林青青说的,她穿好衣服以后,可以制造机会放赵三斤离开。

  而赵三斤心里还有个小九九,如果找不到机会呢?或者就算有机会,他偏偏躲在林青青的房间里不走呢?这样一来,等苗香竹彻底打消了心头的疑虑,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那么,赵三斤今天晚上岂不是就可以和林青青睡在一起?长夜漫漫啊……一想到这里,赵三斤禁不住咧开嘴,差点儿笑出声,他小心翼翼的把浴室的门拉开一条小缝,往楼下瞄了几眼,确认苗香竹不在视线范围之内,然后才把门缝拉的更大,略微一个侧身就溜出浴室,贴着墙根儿来到林青青的闺房门口,推门而入。

  

把儿子接回来后,我们一起吃了顿丰盛的晚餐。

  接着,儿媳妇和儿子就早早的回房休息了。

  儿子出差这么多天,儿媳妇估计也憋坏了,今晚,他们小两口难免一场彻夜大战。

  老汉我非常羡慕儿子,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可以晚上夜夜笙歌,可怜我操劳了大半辈子,如今、连跟女人毛都没有。

  回到了屋内,我只能苦逼的用手解决。

  我的黑家伙,又粗又硬,握在手里,跟大铁棍子似的,要是能捅进女人的身体里,该多好的我躺在了屋内的床上,忍不住想道。

  我在屋内握着大铁棍子一样的家伙无处发泄,而卧室里的儿子正好相反,他面对着儿媳妇的极品玉体,却迟迟提不起兴趣。

  小两口刚刚进屋,儿媳妇就把衣服全脱了。

  她堪称完美的玉体,一览无遗!面对着这么美的身体,儿子却有苦说不出。

  我虽然身体强壮,但儿子却继承了老伴体弱多病的基因。

  他的身体很弱,他对女人的欲望一直不怎么强烈,再加上,出差这么多天,他回家后,又累又困,现在只想着好好的休息,根本不想和儿媳妇做爱。

  看着儿媳妇美玉一样的娇躯,他依旧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

  “你咋硬都硬不起来呢?”儿媳妇埋怨的道。

  “媳妇,别做了,快点睡觉吧,我困了”儿子说着就要钻被窝。

  “不行!今天必须交公粮!”儿媳妇生气的粉唇紧咬。

  “交什么公粮啊,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儿子抱怨道。

  (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你给我起来,今天必须满足了我”儿媳妇拽着他,把他死乞白赖的拉了起来。

  儿子坐在了床上,他那家伙软绵绵的耷拉着,一丁点的精气神都没有。

  儿媳妇弯下了腰,伸出雪白的玉手,握住了他的家伙,帮他缓缓的揉搓了起来。

  弄了好半天,儿子的家伙终于有了一点感觉,缓缓的硬了起来,但用手一捏,还是软趴趴的,和我那硬邦邦的大家伙根本没法比。

  虽然对丈夫有些不满,但好歹也硬了。

  儿媳妇把儿子轻轻的推倒在床,她晃动着丰满的玉臀,朝儿子的身体坐了下去,玉臀坐在儿子身上后,弄了没几下,儿子就歇菜了。

  “没用的东西!”儿媳妇正在兴头上,儿子突然软了下去,把儿媳妇气了个半死。

  “媳妇,快睡觉吧,明天我带你去旅游”儿子拉着儿媳妇的手,要抱着她入睡。

  “去旅什么游啊!没兴趣!”儿媳妇对儿子一赌气的怒气。

  她下面都湿了,正准备好好享受一番鱼水之欢呢!儿子突然不行了!她一把推开了儿子,不愿意理他。

  儿子却丝毫没有把妻子的需求放在心上,他始终觉得,身为一个男人,应该以事业为主,能挣得了钱,能让妻子过上更好的物质生活,自己就算合格了,性生活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儿子蒙上了头,呼呼大睡。

  儿媳妇却一直睡不着。

  她下面早就湿了,迟迟得不到满足,儿媳妇心生怨气。

  公公的家伙那么强,为什么丈夫却不行呢?儿媳妇想不通!一直到后半夜,儿媳妇辗转反侧许久,始终睡不着。

  感觉身上出了很多汗,儿媳妇起了身,来浴室冲凉。

  打开了水龙头,一股凉水喷洒了出来,浇在了儿媳妇玉体上,儿媳妇体内的浴火渐渐的被熄灭了。

  把身上洗了个一干二净,后来,感觉下身有点痒,儿媳妇就拿着水龙头对着玉洞喷洒了起来一股股的凉水喷在了玉洞上,喷的儿媳妇心里痒痒的。

  儿媳妇下意识,用手对着玉洞揉搓了几下,结果,不碰还好,碰了一下后,儿媳妇彻底停不下来了。

  手指在玉洞口一阵揉搓,玉洞内一股股麻酥酥的快感直冲心头,儿媳妇爱上了这种感觉。

  她雪白的手指如同一根香葱,缓缓的伸入了玉洞内。

  第一次用手指做,儿媳妇不敢插的太深,但就算如此,一股又一股的快感,依旧儿媳妇舒服的难以忍受。

  “啊,额,啊,呐……”儿媳妇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手指在玉洞内进进出出的速度越来越快。

  她的玉洞快速的收缩着,一股股的蜜汁顺着玉洞流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弄了一会儿后,儿媳妇的小腹憋了一股炙热的岩浆。

  “啊,啊,啊,额,好舒服啊!”在一阵低声的呻吟中,儿媳妇终于无法自控,一股澄明的水渍从玉洞内喷洒了出来!儿媳妇瞬间全身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53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395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218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288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556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37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764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4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