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inay pinoy sex,新手必看

大厅外停了一排排气派华贵的车,玛莎拉蒂,保时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奥迪。

  “哎,琪妹,自己打车来的?怎么不给哥打个电话,哥派辆车接你过来嘛。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像什么话?不净给我们张家人丢脸吗?”从一辆保时捷91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摘下墨镜,表情玩味的看着张琪沫和林隐。

  张琪沫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林隐的岳父,张秀峰,算是张家老一辈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张氏集团就被几个兄弟压制,后来又被踢出局。

  最后只分到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勉强维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不能为张琪沫买多余的车。

  “琪妹。

  你说说,当初哥让你和这个窝囊废离婚,介绍孙家的老三给你,你要是听哥的话,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墨镜男越说越起劲,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隐的存在,“当然了,现在也不迟,要是想富贵啊,来求哥。

  哥能帮你再介绍个好对象!”当着人老公的面说这些话,简直目中无人!“张填海,你说够了没有?”张琪沫冷声说道,脸气的煞白。

  “哎,我这个当哥的也是看你可怜呐,跟着这样一个废物。

  一番好心相劝,给你指条明路,你还不听,那就活该你穷一辈子咯!”张填海悠悠说道。

  说完,张填海似乎还不得劲,又是表情戏谑的看向林隐。

  “林隐,你个窝囊废怎么就有脸来参加凝姐的婚礼?”张填海讥讽说着,“哦!也对,你岳父的工厂听说资金链断了,工资都发不起,快倒闭了。

  你们是想来巴结大伯家,让他借钱帮你们度过难关吧?”林隐看着张填海,没有说话。

  张琪沫的老爸张秀峰,当初就是被张填海的父亲,张家老三张洪轩,给踢出了张氏集团。

  甚至,这一次工厂遇到严重困难,都是张洪轩背后的手段。

  张琪沫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了怒火,对林隐道:“忍着,不要理他。

  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林隐点了头,两个人转身进了别墅大厅。

  “呵,看你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

  ”张填海看着林隐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厅内,占地面积非常广,西式的建筑风格,装饰气派华贵,还铺上了一层红地毯。

  张家的贵客已经陆陆续续进来落座。

  张琪沫提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说道:“凝姐,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紫凝五官精致,肤白貌美,气质高傲,但总体相比张琪沫,还是差了一筹。

  她淡淡看了张琪沫一眼,道:“把礼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

  ”张琪沫笑着说道。

  “不用了。

  不用跟我献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的事,我家不会帮的。

  ”张紫凝冷淡说道,毫不留情面。

  张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委屈。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

  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

  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

  ”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噼里啪啦!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俩性故事)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说了你不方便。

  ”段飞嘿嘿一笑,随即就看到王大贵那上面长了两个小包,而王大贵则一脸的紧张,直问段飞能不能看好。

  “能。

  ”段飞十分肯定,“我给你扎几针再给你开点药,吃上十天半个月就能好。

  但在这期间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乱搞,要不然这病还得犯。

  ”王大贵一听段飞说能治顿时长出口气,对段飞千恩万谢。

  段飞在他大腿内侧扎了几针又给他开了几幅中药,王大贵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弄药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还要脱了裤子看?”段飞从帘子里一出来曹梦珍就好奇的问他,段飞嘿嘿一笑,“没啥大病,就是那东西不中用了,我给他扎几针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还在这里窝着干啥?”曹梦珍一脸的不信,他哪知道段飞没有行医执照啊,要是有的话就凭他这针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时候弄个行医执照了。

  ”段飞暗暗的想到,他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到了考执照的年龄,不过他初中都没混毕业,而且行医执照也十分不好考,段飞为这事犯起了愁。

  曹梦珍这个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天相处下来段飞就摸透了她的脾气,两人在卫生室里也变得有说有笑。

  这几天刘寡妇和田玉芬都没找过段飞,段飞知道刘寡妇是让自己给吓着了,而田玉芬肯定是躲不开刘福贵,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段飞不禁有些憋的难受,一看见曹梦珍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的弄一下。

  “梦珍姐,今晚你们小王村放电影,去看不?”曹梦珍是小王村的,她比段飞大三岁,段飞第二天上班就开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刚吃完饭段飞就问曹梦珍,他是刚听说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没事,那就看去呗。

  ”曹梦珍一点都不矫情,直来直去。

  晚上一下班两个人就骑着曹梦珍的自行车往小王村跑,电影七点开始放,他俩下班都已经是六点了。

  “哎呀小飞你慢点,我都快让你颠到地上去了。

  ”小刘村离小王村十几里路,也不是太远,不过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段飞专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曹梦珍直冲他喊。

  “你抱紧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吗。

  ”段飞有他的心思,曹梦珍一直都是用手把着车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曹梦珍饱满的胸部,所以就专捡坑包的路走。

  曹梦珍好像也知道段飞的心思,还是死死的把着车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颠碎了。

  ”段飞找了个大坑骑了过去,把后面的曹梦珍颠的都差点飞出去,下意识的搂住了段飞的腰。

  而段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压迫就更来劲了,一个劲的猛颠,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车的后车圈都颠变形了。

  “要死了你,专挑坏路走。

  ”曹梦珍打了段飞一下,不过看样子没怎么生气。

  这时放电影的帆布都已经拉开了,不过还没开始,小王村放电影的地方在村委会里,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坐满人了,连一边的大树上都爬满了孩子。

  曹梦珍不住的和人打着招呼,把自行车扔在外面也不管,拉着段飞就往里面挤。

  有不少人都问曹梦珍带的小伙是不是她对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挤,挤了好半天才算找到个位置,两人一前一后坐了下来。

  没过多大会电影就开始放了,是抗日游击队。

  段飞坐在曹梦珍身后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就往前凑了凑,两条腿从曹梦珍两边伸过去,然后轻轻搂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曹梦珍是看的聚精会神还是没注意,也没反对。

  段飞胆子不由大了不少,开始在曹梦珍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别闹。

  ”曹梦珍抓住段飞的手扔到一边,又开始聚精会神的看电影。

  段飞停了一会,然后又将手放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不过这次曹梦珍倒是没说什么,也不理段飞。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段飞把裤裆对准曹梦珍的屁股,轻轻往前一顶。

  曹梦珍被段飞顶的一动,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段飞嘿嘿一笑,故意挪了下位置,就让曹梦珍坐在自己胯前。

  “小飞,别闹,把你手拿开。

  ”说完曹梦珍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随即就感觉不对,自己肚子上应该是两只手,低头看了一下确实是段飞的两只手,曹梦珍不禁有些迷惑。

  “他两只手都在这呢,那他拿啥顶的我?”忽然曹梦珍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就变的通红。

  虽然她性格有些泼辣,但哪里经历过这事。

  “他是用那东西顶的我?”想到这里曹梦珍的脸就更红了,也幸好现在天黑,虽然电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没人能看的出来。

  “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曹梦珍恨恨的想着,后面有(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东西顶着她也没啥心思看电影了。

  只感觉屁股那传来痒痒的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而段飞见曹梦珍不吭声就更来劲了,屁股一耸一耸的,心里还喊着口号。

  “嘿就、嘿就。

  ”这感觉十分刺激,段飞不自觉的就把双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曹梦珍的胸脯上。

  手上刚一加劲段飞就是一咧嘴,曹梦珍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赶紧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虽然曹梦珍的胸脯很大,摸着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实在是太狠了,段飞估计胳膊已经被她给掐紫了。

  这时电影刚好演完,曹梦珍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看段飞,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梦珍姐,咋不看了呀?还有一个没放呢。

  ”段飞跟着曹梦珍,曹梦珍也不说话,直到外面一个没人的地方曹梦珍才转身又掐了段飞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没有啊梦珍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别掐了,疼。

  ”段飞被曹梦珍追着掐,段飞跑了几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将曹梦珍抱在怀里,紧接着就说:“梦珍姐,咱俩处对象吧。

  ”曹梦珍没想到段飞会忽然转身把她抱住,刚想挣扎一听到段飞的话顿时就不动了,傻傻的看着段飞问了一句:“你说啥?咱俩处对象?”段飞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没娶你未嫁,还在一块上班,咱俩处不刚好吗?”曹梦珍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又红了,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向她表白过呢。

  “那个啥,小飞,我比你大三岁呢,咱俩不合适。

  ”“啥不合适呀,女大三抱金砖,我感觉咱俩挺合适的,要不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当对象。

  ”说完段飞就在曹梦珍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曹梦珍没有生气,而是脸变得更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俺得回家问问爹娘。

  ”段飞心说还问个屁,又搂又抱的,这不是对象是啥。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段飞嘴上不敢这么说,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完了再定这事。

  ”话音一落段飞的嘴就亲到了曹梦珍的嘴上,曹梦珍只是略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段飞亲她。

  怀里搂着个肉乎乎的女人段飞只感觉下身严重充血,下身又有了反应,顶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

  

  核心提示:当康对我表白的时候,我心中悲欣交集。

  这段时间他对我的关照确实无微不至,加上以前的友情,我确实有些动心。

  可是我真的很怕这又是一场悲剧,害怕我最终还是会失去他。

  我终于没有给康一个正面回答。

    初恋一朝曲终人散  我和第一任男友童是典型的两小无猜。

  我们是同乡,初中就是同学。

  我们的感情从同学开始,放学一起回家,一起做功课,一起结伴出游。

  高三暑假的散伙饭后,他借酒向我表白了。

  当时年少懵懂,我只觉得的一头小鹿在心里乱撞。

  稀里糊涂地就点了头,然后生涩地接了吻。

    大学我们虽然不同校,但是在同一座城市。

  他家境不错就没有住宿舍,而是在外面租了一套一室户。

  一开始我只是周末白天去和他一起做饭,继而(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偶然在那里过夜,不过还是他睡客厅。

  大二的时候,我就退掉了宿舍,搬去和他住在了一起。

  我们之间也理所当然偷吃了禁果。

  那时候我们如胶似漆,感情已经很稳定。

  虽然也有争执,但朝夕相处所酝酿出的感情,比多数的校园情侣更像一个小家庭。

  大学毕业后,我们的关系已经得到双方家长的首肯。

  他家给我们买了一套两室户的房子作为婚房。

  因为是他家出全资,所以只写了童的名字。

  对此我也没有太介意,毕竟我们是要结婚的。

  他毕业分配在一个很不错的单位,我也在一所学校找到了满意的工作。

  因为他上班离家比较远,所以单位有配宿舍。

  一开始他天天奔波回来陪我。

  我觉得这样他太辛苦,就让他平时别折腾,周末才回来。

  非处之身 未来婆婆让我滚出家门(2/2)  因为我在放暑假,所以婚房的装修基本是我一手操办的。

  一开始,童还每天电话,周末回来和我一起逛建材市场。

  渐渐地,电话越来越少,我打电话他还很不耐烦,周末也有诸多理由不回来了。

  等婚房装修完毕的时候,我觉得他越来越不对劲。

  终于,忍无可忍,我去他单位查岗。

  在同事惊异的注视下,我才知道他已经和他们公司经理的女儿公然出双入对了。

    他痛哭流涕地向我道歉,说他是为了前途被迫无奈。

  我坐在自己一手装修的婚房里,体会到了绝望。

  当时心一下子被掏空了。

  分手后,他承诺卖了房子补偿我一笔钱。

  但他父母不同意。

  为了这件事,我们两家人也闹得很僵。

  总之,我离开他时只带走了自己的拉杆箱。

    前男友的兄弟对我大献殷情  分手那段时间,我状态很差。

  加上工作上的烦心事,我一下子病倒了。

  发烧到41度,如活死人般躺在医院。

  这事我也没敢告诉父母,只想自生自灭。

  这时候,童的朋友康开始对我大献殷勤。

  他们是大学同班同学,亲如兄弟。

  非处之身 未来婆婆让我滚出家门(2/2)  康作为他的兄弟,常常到我们租住的小屋来蹭饭。

  那时候经常是他买菜,我和童做饭,再由他洗碗。

  如果童不在家,康也会来帮我解决问题,比如换灯泡、修理龙头等,然后我们就一起吃饭。

  康就像我们家庭的一份子一样。

    大约是分手以后童告诉了康吧,我生病的时候,康拨通了我的电话。

  听到我有气无力的声音,康立刻赶到了医院。

  在康的悉心照顾下,我恢复了健康。

  出院后,康领着我从一个人租住的廉价屋里搬了出去,换了一间敞亮的房子。

    据他说这间房子是爷爷留给他的,而他则暂时和父母住在一起。

  当我要给他房租的时候,他一口拒绝了。

  我也就没有坚持。

  毕竟,一个人留守异乡,我的经济实力也有限。

  我想,以后会有报答他的机会。

    自从我住在了康的房子里,他就时常来看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陪我。

  就像在童那里一样,我们一起下厨,一起打扫卫生。

  我也怀疑过康是不是在追求我,但我没允许自己深思。

  第一次感情失败给我带来了太大伤害,而且正因为康和童的关系,我想他可能会介意。

  非处之身 未来婆婆让我滚出家门(2/2)  当康对我表白的时候,我心中悲欣交集。

  这段时间他对我的关照确实无微不至,加上以前的友情,我确实有些动心。

  可是我真的很怕这又是一场悲剧,害怕我最终还是会失去他。

  我终于没有给康一个正面回答。

  在我的沉默与留恋中,康离开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271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581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282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440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314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239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538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d.aspx?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