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石原 裡 美,新手必看

话罢,周思佳就躺在了座椅上,然后对着张东说:“大哥,帮我,帮我!”“好,既然思佳那么想,大哥就来帮帮你!”弟妹居然渴望到这种模样,张东浑身的血液沸腾了,抓住周思佳修长的玉腿,学着岛国片电影上,准备发起进攻……“大哥,快,快!像强子一样对我!”周思佳看着冲了过来,内心的渴望达到了最大,这一刻,什么妇道什么道德都忘了。

  她只需要张东!紧接着,她眼神之中透露出一阵阵的渴求。

  见状,张东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冲动,对着周思佳大吼的说道:“思佳,我今天就要了你。

  ”弟妹稍微低吟了一声,像似答应了。

  张东哪里还犹豫,立马就要行动了。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思佳,思佳,你在哪里啊。

  ”听到这个声音,张东立刻吓了一跳,原本高涨的兴趣也顿时烟消云散了。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张东母亲刘翠兰,听到刘翠兰的声音,周思佳也吓了一跳,瞬间从张东身上站了起来,整个脸色都吓得惨白。

  张东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事情要是被他妈发现的话,一切都完了。

  张东心里也稍微感到有点憋屈,差点都那个到弟妹了,竟然被自己的妈给搞黄了。

  周思佳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满脸惊慌的看着张东。

  张东赶紧的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对着周思佳做了一个禁声动作,周思佳看到张东的动作,原本惊慌的表情,也慢慢的安静下来。

  张东悄悄的让她赶紧回刘翠兰的话,周思佳也反应过来,连忙点了点头。

  这时,刘翠兰正好又叫了一声,周思佳立刻回道:“妈,我在洗澡呢。

  ”“大白天洗什么澡,怎么不见张东啊,你知道你大哥去哪里了吗?”刘翠兰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张东,忍不住焦急的大声喊道。

  “我没注意他啊,妈,可能大哥出去透气去了,我这就出去找大哥去。

  ”周思佳小心翼翼说道。

  刘翠兰一听不高兴了,急道:“你这孩子,你不知道你大哥现在身体不好啊,还不看着她,我先去找他,你赶紧出来,跟我去找他。

  ”“好的,妈你(大炕上性经历)等我一下,我这就来!”周思佳说着,就赶忙慌张的穿衣服,而张东也赶紧把衣服给套上,看着周思佳诱人的身材,他心里不由一阵可惜。

  但是刘翠兰就在门外,自己怎么也不敢有半点动作,看着周思佳诱人的身材,恐怕今后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心里不由一阵难受,盯着周思佳的身子发呆,眼看着她穿好衣服就要走了,可就在这时候,周思佳忽然趴在张东耳朵旁,对着张东小声道:“大哥,等我两天。

  ”张东稍微一愣,顿时一阵狂喜,万万没想到,弟妹竟然还愿意和自己做那事,他顿时激动的赶紧点了点头。

  周思佳轻笑了一声,然后就出去了,等弟妹走了之后,张东又在浴室里面待了一会,一是怕被刘翠兰发现,同样也是为了能感受弟妹残留下来的香气。

  等到快天黑的时候,周思佳和爸妈才回来,但他们在外面根本没找到张东,所以回来的时候,张东爸妈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但很快,他们就看见,张东原来在屋里,赶紧惊喜的问张东干什么去了,怎么一下午都没见人在。

  张东自然不能告诉爸妈自己就一直在家里,便笑着说:“我刚才出去透气,然后就回来了啊,爸妈你们怎么了啊?”爸妈根本不相信,还仔细看了看,他们现在非常心疼这个儿子,因为年纪轻轻腿就断了,以后一辈子怎么办啊,所以一直就担心张东一时想不开了,看到张东真的没事也就放心了,还让张东保证以后要老老实实在家里,不能在乱跑了。

  张东看着满脸关心的爸妈,心里也是一阵感动,笑着保证说以后不会随便出去了。

  看到大儿子这样保证,爸妈也就不说什么了,这个时候张东才把目光转向周思佳那边,只见周思佳的脸上稍带羞涩的看着自己,也不敢说话。

  快到半夜,张东躺在床上,不断回想着白天在浴室里面的事情,整个人都兴奋的睡不着觉,恨不得现在就偷偷就跑到周思佳的房间里面去。

  等到天亮,张东本想趁着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和弟妹亲热,谁知道爸妈这两天都在家,根本不出去,这个时候他忽然明白了,周思佳为什么说两天后了。

  看来她早就知道爸妈这两天在家了,想不到弟妹竟然考虑的这么周全,张东不由满脑子都是以后和弟妹的幸福生活。

  好不容易,张东就这样熬过了两天。

  第三天一大早,张东就醒过来了,让张东兴奋的是他爸妈也早早起来了,今天他爸妈要上镇上买东西,所以要很晚才能回来,他们还专门嘱咐了下张东,让张东好好的照顾自己,张东自然满口答应。

  等他爸妈走后,他才发现周思佳今天竟然专门打扮了一下,比平时还好看,看的张东眼都要直了。

  看到周思佳这个样子,憋了两天的张东感觉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抱着周思佳,就要动手动脚了。

  张东本想在自己的屋里面和弟妹那样,可没想到周思佳竟然叫张东去她屋里面,说这样更刺激,这可把张东给乐坏了,想到在弟弟床上那个弟妹,他的心里就有种邪恶的快感!既然弟妹都这么放的开,张东哪还有不愿意的道理啊。

  很快,他们两个在弟弟的屋里面就抱着开始亲热了起来。

  

老王干了十几年的校医了,一直勤勤恳恳,工作认真,每一届的学生都很喜欢这个亲切的老叔叔。

  只是今年,老王却遇到了一个很心烦的事情。

  今年一个大一的女学生,叫靳小小,长得非常像老王过世的妻子,而且更为神奇的事,老王的妻子名字当中也有一个小字。

  这不仅让老王尘封多年的感情萌了芽。

  不知道为什么,多年没有夫妻生活的他,只要见到靳小小,就会想要,而且很久都不消停。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总是回梦到当年每晚和妻子云雨的场景。

  潜移默化之下,老王开始对靳小小有了不一样的念头,特别是现在到了夏天,靳小小经常会穿一件牛仔小短裙,这让老王更加把持不住。

  夜深了,躺在值班室的老王辗转难免,心里一直都惦记着那个刚上大一的女学生,靳小小。

  突然!咚咚咚……门外想起一阵敲门声,老王惊了一下:“谁呀?”“是我,王医生,麻烦你开下门。

  ”听到这声音,老王顿时面露喜色,这么晚了,靳小小怎么来了?“来了,来了。

  ”他赶紧起身,穿着个四角裤就去开门。

  “王医生,我肚子疼,您能不能帮我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坏了东西,从熄灯开始就一直疼,要不是疼的受不了,她也不会半夜来敲老王的门。

  只是她刚要进门,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老王的下方。

  这,这什么形状!靳小小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长这么大,她还没见过男人这样,可是就算如此,这看上去也太吓人了!可怕,太可怕了!作为一个经常在深夜被室友带着讨论男女之欢的雏儿,靳小小此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转身就走?可是肚子一阵一阵的疼。

  那就这么硬着头皮走进去?可是老王正堵在门口,她瞧着就害怕。

  老王将靳小小的反应看在眼里,老脸一红,口中却老成持重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你会半夜来找我,我睡觉都这样的,这是我多年的习惯,你不用害羞,快进来吧,夜里凉,别加重病情。

  ”这样一说,靳小小立马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道歉:“对不起,王医生,是我想多了。

  ”说着,靳小小就侧着身子从准备从门缝中挤进来。

  老王的火气未消,一直都保持着状态,这时候陡然闻到靳小小身上的香味,他心中一荡,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靠。

  啊……太舒服了,老王心中无比享受,多年没有的那股躁动如澎湃的洪水击打着他的理智。

  靳小小没想到自己竟然跟王医生来了个这么亲密的接触,一张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说吧,是感冒了,还是吃坏东西了?”老王抑制心里的那股冲动,转过头关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吧……”毕竟对方是个老医生了,这个身份打消了靳小小诸多不堪,老老实实的低头搭话。

  老王这时候关好门,抬头刚要说话,神情顿时一愣。

  只见幽幽的灯光下,靳小小高挑的身材在睡衣里若隐若现下,脖颈是如此的修长,上身瘦削的弧线到了臀的位置便极具诱人的凸显出来,这个臀怎么样也得打个八分吧?老王晃了晃眼,又看向靳小小的前面,心头更是一荡,俏丽挺拔,彰显出傲人的资本,特别是最上方。

  这才是年轻的身体啊!即使没有穿塑形衣,她的胸型还是如此的好看!“你先躺下吧,我来给你号脉。

  ”老王忍住心中的冲动,表情自然的说道,却不知他看到此刻诱人的靳小小,有了不一样的念头。

  靳小小有些好奇,号脉这个词听起来好遥远,难道王医生还是个中医?仿佛看出靳小小的犹豫,老王露出一副心痛的模样道:“唉,你们年轻人啊,生病了就知道打针吃药,全然不知中医才是医学界的瑰宝。

  ”“哦哦,我懂,西医有副作用是吧?”靳小小不敢反驳老王,况且这个道理她也懂,于是顺从的躺下。

  “那我给你看看。

  ”老王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开口说道。

  靳小小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俏脸红红的。

  虽然现在是看病,但她依然感到很害羞。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身体,老王只觉得燥热无比,他收敛心神开始给靳小小检查身体。

  “别怕,按我推断,你应该是吃了太多凉的,得了暂时性的宫寒。

  ”片刻后,老王开口道。

  “宫寒?”靳小小疑惑道:“那需要吃药吗?”“吃药有副作用,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吧?”老王尽量保持镇定说道。

  (少妇做爱小说)副作用不假,但他主动提出按摩却是带着私心,好不容易有了接触靳小小的机会,他心里起了邪念,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

  “那王医生,你帮我按按吧……”犹豫了一下,靳小小还是答应了下来。

  老王内心激动,看着靳小小躺在那娇俏可人,任君采撷的模样,他忍不住就起了反应。

  靳小小其实有些排斥被男人接触,不然也不会一直没谈恋爱了。

  可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王医生那一双大手揉了一会以后,她竟然真的觉得肚子好受多了,特别是那双大手上面传递来的温度,让她异常的享受。

  甚至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隐隐让她有种期盼的感觉。

  贪恋这种感觉的靳小小,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看着靳小小那一脸享受的样儿。

  老王内心还是有点小得意,说起这个手法,还是他专门从别人那里学来的,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在他的绝技之下,都会舒服沉迷。

  “嗯――”耳边传来靳小小情不自禁的叫声,老王心中好一阵激动,他咽了口涂抹,手开始缓缓朝上面移动。

  杨潇很奇怪,感觉浑身麻麻的痒痒的,而眼前的老王不再是个油腻大叔,而是可以填满她内心渴望的那个人。

  老王的动作,她也察觉到了,但是她居然没有出声去阻止,反而内心有种期盼。

  靳小小的反应老王自然也看在眼里,这给了他一种鼓励,当下猛地握住了靳小小。

  “啊。

  ”靳小小的身体很快就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小嘴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这让老王更加激动,忍耐几乎到了极点。

  “嗯……”她不知道老王所说的按摩会按这里,她想要阻止,但内心的渴望却让她什么都没有做。

  真的好舒服!靳小小脸红到极点,也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还是情动。

  这诱人的俏模样,让老王内心更加兴奋和刺激,老王心中开始饥渴难耐。

  人越是躁动,体内气血愈加翻涌,靳小小身上的芳香更加浓郁,这让老王胆子更大了一些。

  他腾出一只大手往下,一边享受,一边试探靳小小的底线。

  很快,他便触碰到靳小小的小裤边缘,只差这最后一下,他便可以……“别,不要……”就在老王要动手之际,靳小小残存的理智让她一把握住老王作恶的大手,微微转过头来,眉目婉转,祈求的看着老王。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忍不住就要好好疼爱。

  看着靳小小渐渐恢复理智的眼神,老王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不过,看她这样,莫非是个雏儿?老王放下作恶的手,嘴角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浮过。

  这件事看来还是急不得。

  “好了,你的身体现在已经完全放松了,接下来给你进行最后的按摩。

  ”老王没打算就这样放过靳小小,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现在夜深人静,这里也没人,加上刚才靳小小的反应,这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

  “最后的按摩?”靳小小有些害怕了,难道刚才那个还不算吗?“刚才那只是让你全身放松下来,你体内的寒气还停留在你的小腹位置,只有将它们全都按压出来,你才能真正痊愈。

  ”老王猜到了靳小小的疑惑,解释的完美无缺。

  “好吧……”靳小小想要拒绝,但是刚才那种从没有过的感觉,却让她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你去里屋吧,里面暖和暖和一点。

  ”拖着已经发软的双腿,靳小小颤颤巍巍的走向里面的病床,随后趴了上去,没有办法,既然还要继续按摩,那她只能选择这种逃避的方式。

  靳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老王看的心惊胆战,随后伸手拍了她一下。

  靳小小吓得立马坐了起来。

  她都快哭了:“王叔叔,又怎么了啊?”老王和蔼一笑,道:“傻孩子,我要按摩的小腹,你这样干嘛?”靳小小立马闹了个大红脸,仰躺着下来。

  看着越发听话的靳小小,老王心中窃喜万分,他激动的伸出手,低声道:“我来了!”“嗯!”靳小小紧紧闭着眼睛,浑身颤抖着。

  只是说来也是奇怪,当老王的手重新按在靳小小的小腹上,那股舒服的感觉又来了!“王叔叔,你稍微用点力,好吗?”靳小小羞涩的说道。

  老王一愣,眼珠子一转,立马就乘胜追击道:“小小,把你裙子撂上去,这样隔着一层布,效果可打了不少折扣。

  ”其实,靳小小这一款睡衣就是超博类型的,穿了简直就跟没穿一样,老王只是想多占点便宜罢了。

  “这样不好吧……”刚才被老王轻薄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深怕老王又趁机占自己便宜。

  “嗨,我比你爸爸都大,还能占你便宜不成,刚才我只是想让你彻底放松下来,所以才用了激进的手法,反正选择权在你,你要是还想继续忍受腹痛的折磨,你可以拒绝。

  ”老王说的义正言辞,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靳小小的顾虑。

  “对不起,王叔叔,我……我没按摩过,也不知道……那你撂吧。

  ”靳小小涉世未深,被老王的话语唬到了,忙不迭的答应了。

  “嗯……天也不晚了,我也要早点睡觉。

  ”老王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话刚说完,他就急不可耐的将靳小小的睡衣给搂起来。

  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立刻显露出来,在往上看,老王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竟然是粉红色的HelloKitty小裤……“王叔叔,你怎么不动啊。

  ”靳小小此刻被掀上来的睡裙挡住了脸,也不知道老王在干嘛。

  这,这怎么有种尹志平非礼小龙女的感觉?老王心跳的扑通扑通的,一双手颤颤巍巍的朝着过去。

  “啊……”靳小小惊恐万分,不是按摩小腹吗?怎么又来了?“待会寒气可能会从这里出来,你最好能脱掉小裤。

  ”老王威严的声音响起,随后将手移到了小腹位置。

  那股温暖舒适的感觉,让靳小小的恐慌减轻了不少,只是她还有些犹豫,长这么大我还没让人看过那里呢,这样真的合适吗?老王也紧张的看着靳小小,自己这一次次的触碰她的底线,未免也太冒险了,万一她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吃她的豆腐,那可怎么办?只是随后,靳小小的话让他精神大振。

  “王叔叔,我同意,不过,你可不可以在寒气快要出来的时候再脱我的……”靳小小越说越觉得羞涩。

  “行行行,我又不是怪蜀黍,可没有欺负你们女孩子的癖好。

  ”老王装逼装的很到位,一番话说的自己都快信了。

  “再说了,现在那么多妇产科医生都是男的,你以后生孩子什么的,难道都必须是女医生吗?这都不现实。

  ”靳小小微微点头,心中宽慰不少,这时候老王又是两只手一起按摩,一捏一松之下,身体渐渐有了感觉。

  眼看靳小小在自己的攻势之下,越来越情绪高涨,两条修长的大腿,时而并拢,时而放松,老王的呼吸也变的沉重许多。

  反正靳小小已经答应脱了,他的一双大手不时的朝着不可描述之地移动。

  “别,别……”靳小小实在是受不了,檀口微启,声如细蚊一般的求饶着,头部左右摇晃,眉头紧皱,仿佛正在经历某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老王可不呆,他知道这是女娃动情了,于是他悄悄的靠近上前。

  他知道靳小小真的已经动情了,看来今晚这好事十有八九是成了!自己这是有多久没做那事了?想不到今晚有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给自己暖床,老王急不可耐的就弯下腰,急急忙忙的朝着靳小小的嘴唇吻去。

  你别说,隔着这层布,亲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尹志平小龙女的感觉。

  靳小小也是迷迷糊糊的开始反馈老王,要说这个靳小小是个雏儿,几番强攻之下,她彻底沉浸在这前所未有的快乐当中。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40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124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629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341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65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145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511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5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