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emuyumi couple,新手必看

邱兰馨羞答答的低下头,小声道,“你松开手,我来教你。

  ”老马闻言,连忙将邱兰馨的手松开,并掏出身上的那款老式翻盖手机,不解的问,“兰馨,你帮我瞧瞧?”邱兰馨“扑哧”一声笑道,“马叔叔,你这手机早过时了,要用智能机才行!”说完,她拿出自己的触屏手机给老马演示,当手机屏幕播放出那种火爆的影像时,老马瞬间口干舌燥,身子不由的有了感觉!“这女演员还没你漂亮,你看她的身材,都没你好……”老马看得津津有味,殊不知身旁的邱兰馨,在这种极度暧昧的气氛下,浑身燥热……“咦,怎么不动了?”手机影像突然暂停,老马郁闷的扭过头去,恰巧发现了邱兰馨火热的目光。

  意识自己失态,邱兰馨的俏脸登时飞起了两朵火烧云,她赶紧凑过来调试手机,嘴里支支吾吾的掩饰。

  “我,我看看,这,这不会是断网了吧。

  ”此时,老马把手机抱在怀里,看着邱兰馨的葱指在屏幕上点击,一股浓郁的女人气息扑鼻而来,老马心底的那簇火焰顿时燃烧了!由于两人挨得很近,邱兰馨柔软的上身,时不时的蹭着老马的胳膊,柔软的触感让老马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兰馨,手机经常会这样吗?”老马嘴上问着话,胳膊却情不自禁的贴过去。

  感受到老马细微的动作,邱兰馨微微一颤,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马叔叔,你、你先看吧,我回屋休息了。

  ”调好手机,邱兰馨红着脸起身,再不离开,她都不能自已了。

  “你别走啊!”老马下意识的伸手拽了一下,竟然将她拉入怀里。

  “啊!”柔嫩的娇躯坐上老马的双腿,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两人都忍不住轻哼了起来,强烈的触感,让彼此像火山一样爆发了!老马忍不住伸出了双手,邱兰馨媚眼如丝,双颊绯红,销魂的嘤咛着。

  “嗯……我……我想……”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

  ”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赵雅婷在嫁给牛大江之前,是市中心一家音乐会所的DJ公主,就是那种包厢里陪客人唱歌跳舞的小姐。

  这种女人久经沙场,练就了一身本领,先不说衣着暴露、搔首弄姿,光是那一颦一笑,就能分分钟把男人的魂给勾走。

  这会儿,赵雅婷在客厅里和老马单独相处,每一个举动都似乎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就连任意坐在沙发上的姿势都是火辣辣的,看两眼就让人忍不住流鼻血。

  老马抿了一口茶,尽量让自己保持稳重,可是眼光却时不时的往赵雅婷的身上瞟,那低的不能再低的胸口,里边的34D的轮廓清晰可见。

  赵雅婷弯着腰给老马的茶杯加水,宽松的领口垂直而下,那对被内衣包裹的雪白圆润,瞬间就暴露在老马的面前。

  老马的眼睛都看直了,难怪牛大江的头发越来越少,未老先衰。

  “老马哥,你别只顾着喝水呀,来,吃点水果!”赵雅婷笑起来很妖娆,伸出光洁的玉手,递给了老马一只香蕉。

  “雅婷太客气了,你搁那吧,我要吃自己拿。

  ”老马含蓄的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咯咯!”赵雅婷捂着嘴笑起来,“老马哥,你不吃我可吃了哦。

  ”说完,她故意用撩人的动作吃着香蕉,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老马咽下口水,身子顿时来了感觉。

  赵雅婷眼角的余光,早已发觉老马身下的变化,瞬间心神荡漾,朝老马挑了挑眉,那对被黑色包臀裙紧紧勒住的大长腿不禁微微相互磨蹭着……老马身子骨一颤,心中不觉咯噔了一下,“这女人不会是想要了吧!”这么一想,老马忍不住偷偷地望向厨房,牛大江就在里面,近在迟尺,赵雅婷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然而,不容老马多想,赵雅婷居然凑了过来,娇滴滴的说,“老马哥,你怎么老喝水呀,喝多了不想上厕所吗?”说话间,赵雅婷意味深长的盯着老马的。

  

徐岱川举手吓得伍苇静脖子一缩,卢畊弘忙拦住他说:“不用了不用了,不喝酒我也帮你,放心。

  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说的话有用,我跟白总真没什么私交。

  ”卢畊弘心疼坏了,徐岱川一看就是喝高了,哪还有半点平时的风度,甩开卢畊弘的手说:“那不行,我老婆可不能不给我兄弟面子,喝,赶紧喝。

  ”说着徐岱川竟是把整杯酒灌到了伍苇静的嘴里,见伍苇静酒淋得满身都是,而且不停咳嗽,他哈哈大笑,说:“这就对了嘛。

  畊弘,我谢谢你肯帮忙,这杯我敬你的。

  ”说完仰头干了。

  卢畊弘想过去给伍苇静拍一下后背,徐岱川在,他又不敢。

  终于徐岱川说要撒尿,跑厕所去了,卢畊弘忙抽纸巾给伍苇静擦,小声问她说:“你没事吧?”伍苇静脸红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

  ”然后嗔他说:“你干嘛呢?再乱来信不信……信不信……”“我信我信。

  ”卢畊弘叹口气跟她说:“你还说你们没问题,你看他是怎么对你的。

  ”说着卢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搂进怀里。

  伍苇静吓一跳,挣开了说:“你别乱来,我老公还在呢!”卢畊弘听着乐了,逗她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话,你是不是就……”“没有。

  我不是那意思。

  ”伍苇静脸红打断他,再也呆不住了,跑进房躲了起来。

  卢畊弘起身要追,结果徐岱川从厕所出来了,见他老婆不在,问卢畊弘说:“我老婆呢?”卢畊弘暗叫好险,笑笑说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换衣服吧。

  ”“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娘们反了天了。

  换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吗?你起来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还没喝过瘾呢!”卢畊弘心里一凛,忙说:“没,我是想上厕所。

  ”说着去了厕所。

  他出来的时候见到厅里没人,正纳闷,却听房间里隐隐传出叫骂身。

  他担心伍苇静被打,就过去偷听,隐隐听到房里徐岱川在骂:“艹!你天天在医院里快活,见到我就没兴趣了是吧?快点帮我,难受死了,我还要出去喝酒呢!”卢畊弘听着又是羡慕又是难过,如果伍苇静是他老婆就好了,他肯定不会像徐岱川这样对自己老婆。

  他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没几分钟徐岱川就心满意足的出来了,伍苇静跟在后面,脸上带着异样的嫣红。

  再次入席,卢畊弘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徐岱川喝着酒,脚却又伸过去了,挨到伍苇静的脚后,她似乎有了经验,没有惊(爱女狂欢)到,只是缩了下脚就不敢动了,可能是怕她老公看到。

  卢畊弘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安慰伍苇静一下,就把脚放在她的脚上,轻轻摩挲。

  伍苇静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看他一眼就没别的反应了,只是不时瞄她老公,怕被发现。

  卢畊弘告别的时候徐岱川站都站不稳了,大着舌头交代伍苇静说:“老……老婆,你帮……帮我送我兄弟下……下去,我不行了。

  ”卢畊弘酒量好,还清醒着呢,忙说不用了。

  徐岱川却不由分说的把伍苇静推过来说:“赶……赶紧的,磨磨蹭蹭的,信……信不信我揍你。

  ”卢畊弘跟伍苇静站在电梯里,两人都没说话。

  卢畊弘是在酝酿,也怕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把伍苇静气跑。

  伍苇静是不好意思,有点警惕的离卢畊弘稍远。

  出到外面,卢畊弘忍不住了,问她说:“我真没有机会吗?我喜欢你,我不想放弃。

  ”伍苇静被他壁咚,躲都没地方躲,仰头看他,嘴硬的说:“我是你嫂子。

  ”“嫂个屁。

  你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上去找姓徐的摊牌?他这算什么男人,这样对自己老婆。

  ”说着他突然惊咦一声,掀开伍苇静的衣领说:“你这是什么?”伍苇静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听见他问,往自己领口看才知道他在问什么,她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过敏。

  我碰到酒都会这样,红半天都消退不下来。

  ”卢畊弘看着她雪白的两片却没半点其他想法,只心疼的问她说:“痒吗?我帮你挠挠。

  ”他伸手被伍苇静抓住了,他却没有退缩,欺身就亲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软,气息很好闻,卢畊弘有点流连忘返,经过陡然遇袭的震动后,她被强吻,渐渐归于平静,好半天,直到卢畊弘的手往她上面抚她才狠咬卢畊弘的嘴唇推开卢畊弘说:“以后不许再对我这样,听到没有?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卢畊弘摸着被咬出血的嘴唇想笑,她这都第几次威胁了,没一次能说到做到。

  单看她刚才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肯定是有感觉的,所以卢畊弘很欣慰,撩了下她的头发说:“行,我下次吻一定先征得你同意。

  ”说着伏身亲了下她的额头说:“亲这里不算。

  ”在她鼓着腮帮生气时深情的看着她问:“徐岱川在房间里逼你干嘛了?以后他要再这样,你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

  ”伍苇静顺利让卢畊弘转移了注意力,她脸红捶卢畊弘说:“你怎么这么坏,什么都偷听,也不怕生红眼。

  ”卢畊弘刮她鼻子一下说:“偷看才生红眼。

  下次我想看,你让不让我看?上次我都没看仔细呢!”伍苇静不禁逗,举拳作势要打,卢畊弘哑然一笑,抓着她的粉拳说:“好了,不让看就不让看。

  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除非你想跟我回家。

  ”“去死。

  ”伍苇静推开他逃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卢畊弘还真有种找到初恋的感觉。

  他只谈过一次恋爱,那已经是读书的时候的事了。

  回到家,看到白晶在房间里处理公务,门开着并不防他。

  看着她睡裙下露出的美腿,卢畊弘又被勾起瘾头了,想到伍苇静被徐岱川强迫,他火气更盛,白晶瞥他一眼,他才收敛一些,坐在厅里抽烟。

  白晶闻到烟味皱眉出来,抢走他的烟按灭了说:“不是说了家里不能抽烟吗?你喝酒了?”家里规矩越来越多,卢畊弘抬头瞪着白晶,白晶心里一凛,却并不退缩,坚毅跟他对视。

  突然想到自己那个刚兴起的念头,想试试看她是不是真是那种喜欢找刺激的女人,卢畊弘想要疯狂的冲动越来越盛,就猛一下扯着她的手把她拉下来了。

  白晶“啊”的一声摔倒在卢畊弘身上,感受着卢畊弘火热的体温,她开始害怕了,挣扎着问卢畊弘说:“你想干嘛?”她秀眉一竖,眼睛一瞪,卢畊弘还真吓到了,紧张的说:“没……没想干嘛。

  ”“没想干嘛你拉我是什么意思?”白晶问着脸红了。

  “我……我……我……我……”卢畊弘紧张坏了,白晶的气场太强了,他有点受不了,支支吾吾的竟是问白晶:“你……你多少钱一次?”“什么意思?”白晶不解,起来整理着衣服。

  “你不是兼职干那个的吗?多少钱一次?”“那个?哪个?”卢畊弘拿手指一比划,她气得拿抱枕砸卢畊弘脸上:“去死。

  ”说着回房,“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卢畊弘挠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她活都干了,还不让人说呀?洗完澡擦头的时候,想起徐岱川的委托,卢畊弘觉得还是尽一下心意比较好,于是敲白晶的门。

  门开,白晶冷冷看着他说:“干嘛?”卢畊弘一下子就怯了,纳纳说道:“没……没事。

  ”要走却被白晶喊住了,问他说:“你以后去见朋友或者是治病,能不能带着我?”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440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164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593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479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16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754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2897.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c.aspx?3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