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naked me,新手必看

“天佑我李家兴盛不衰,子子孙孙皆为人中龙凤!”李老太爷恭敬的将一柱香插进了香炉之中。

  今天是江州市有名的大家族,李家一年一度的年会。

  年会之上,数百人异口同声,声势浩大,振奋人心。

  一名李家的高层忽然站了出来,大声的说道:“各位,咱门李家能到现在,全都托家主之福,今日请各位晚辈向家主呈上礼物,以表我家族兴旺!”话音落地,顿时有数十人拿出自己礼物,有序的排起队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急忙冲进了李家别墅的大门,此人面容憔悴,浑身上下还沾染了不少的血迹。

  白亦非是李家的上门女婿,在别人眼里,白亦非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在李家白吃白喝白住。

  “你怎么这会儿才到!”李雪赶紧把白亦非拉到一边小声问道,生怕他这副样子被家族其他人看到。

  白亦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我妹妹出车祸了,急需三十万做手术!”还没等李雪开口,白亦非岳母刘紫云便抢先说道:“你妹妹出车祸了?关我们什么事儿?事情要分轻重缓急,马上就给给李老太爷送礼了,你的礼物买了没有啊?”“妈,我……我把买礼物的三万块,先……先垫付给医院了!”白亦非说完这话之后,便低垂下了头。

  “你说什么?”刘紫云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阴沉了下来:“我就说你这废物,什么事儿都办不成,我问你,谁允许你挪用买礼物的钱了?”就在这时,一道长呵声响起:“有请李家李雪,以及其上门女婿白亦非,为李老太爷赠送贺礼!”此言一出,所有人将目光停留在白亦非身上的时候,眼中都露出了些许疑惑。

  “这是怎么搞的?年会这么重要的大喜的日子,怎么都是浑身是血?”“这多不吉利啊!”白亦非硬着头皮,走到李老太爷的跟前:“爷爷,我……我想跟您借点钱,我妹妹出了车祸,急需要一笔钱来救命……”所有的欢声在这一刻戛然而止,随着老爷子的脸色也慢慢变得阴沉了起来。

  整个院落突然就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静的让人觉得可怕。

  刘紫云冲到,白亦非的跟前,狠狠的一巴掌就甩在了他脸上。

  “你这废物说什么呢?今儿可是咱门家的年会!什么车祸跟手术的,多不吉利!”刘紫云一直都很厌恶白亦非,觉得有这种废物女婿,自己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抬不起头。

  还不等白亦非回答,李凡也站了出来,满脸不屑的开口说道:“当真是不要脸到家了啊?没钱买礼物就算了?何必要拿你妹妹开玩笑呢?”李凡是李雪的堂哥,李家第三代的有为青年,在李家地位不凡。

  “爷爷,今天是我的不对,可……可是,我妹妹在跟我去给你挑选礼物的时候,出了车祸,需要三十万做手术。

  ”白亦非很是惭愧的说道。

  “你的意思,你妹妹出车祸,还怪爷爷了?”李凡满脸笑意的看着李凡,李老太爷听到这话,脸顿时黑的吓人。

  “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我只是问一下,爷爷您能不能借我三十万啊!”白亦非很是小声的说道。

  听着白亦非还在提这事,刘紫云快步走到白亦非的跟前,用力的推了他一下。

  “你个废物,还不赶紧滚?”刘紫云脸色阴沉的说道:“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白亦非被推的脚下一呛,不过并没有离开,而是,极为沮丧的说道:“妈,我妹妹还在医院等着我啊,没有钱,她就没办法做手术,会死的!”刘紫云冷声说道:“那你就去医院啊,愣在这儿干嘛?别来影响我们家的年会!”“妈,你别说了!咱们回去,我来想想办法。

  ”李雪终于听不下去,快步走到白亦非的跟前。

  高位上的李老爷子根本不想搭理白亦非,气的转身就出了大厅。

  李凡满脸冷笑的看着李雪一家:“堂妹,今天你的好老公可是把脸丢尽了。

  不过以你现在的情况,要拿出三十万,恐怕很难吧?要不要堂哥我帮帮你们啊。

  ”白亦非一听,顿时感恩戴德,没想到平时十分瞧不起自己的堂哥,今天居然肯借钱他。

  还没等白亦非开口道谢,李凡接着道:“只要白亦非当着大家的面,给我跪下,磕三个头就可以借你!”“李凡,你别太过分了!”闻言,李雪当时就怒了。

  在李雪的眼中,即使白亦非再如何的废物,那也是她的老公,不允许别人过分的欺辱他。

  只是,李凡说的没错,她现在公司遇到了困难,几乎是亏的身无分文,三十万确实拿不出来。

  李凡跟李雪以前有过节,没想到他竟然一直记恨着。

  “李雪,不要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李凡不慌不忙的道。

  “行了,你不用说了,白亦非,我们走。

  ”“我不能走,没有钱,我妹妹怎么办?”白亦非双手紧紧的揪住自己的头发,慢慢走向李凡,一副就要想下跪的样子。

  ”够了!”这时一名李家长辈出来说话了:“还嫌不够丢人吗,今天家族人都在,李凡你也不要过了,再说,白亦非这种人的膝盖,也不值三十万。

  ”李凡闻言撇了撇嘴,拿出了手机:“行吧,白亦非,钱我可以借你,但每一周的利息就是三十万,如果一周还不起,第二周就是六十万,你觉得可行?”“不行,这利息也太贵了!”李雪当时就不同意了。

  “我同意!”不顾李雪的反对,白亦非赶紧答应。

  “行,那大家都听到了,给我做个证,希望堂妹家不要赖账哟。

  ”李凡笑嘻嘻的说完,然后把钱转给了白亦非。

  白亦非收到钱,赶紧就离开了现场。

  一个小时之后,当白亦非赶到医院,才从护士的口中得知,白亦灵正在接受手术,而且,是由院长亲自坐镇,全院最为顶级的专家出手。

  “护士,我想请问一下,到底是谁帮我缴的手术费啊?”白亦非极为疑惑的问道。

  话音刚落,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然就传了过来:“不用问她了,是我!”白亦非闻声看去,一名男子带着五六个保镖,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跟我来!”男子拍了拍白亦非的肩膀,就把他带到手术室的门口。

  保镖们在走廊中,分为左右两批站岗,防止有人来打扰,男子跟白亦非之间的谈话。

  “请问你到底是谁啊?”白亦非有些惶恐的问道。

  他很清楚,眼前的这名男子,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非儿,我是你跟灵儿的父亲!”男子很是激动的,按住白亦非的肩膀,开口说道:“我叫白云鹏!”闻声,白亦非直接就愣在了原地!良久,白亦非才缓缓的回过神来,不敢置信的问道:“大叔,您应该是认错人了吧,我有父母。

  ”白云鹏慈祥的看了白亦非一眼:“我知道你可能不信,这里是我和灵儿的亲子鉴定报告,还有这是几张你们在襁褓的照片,尤其是背后的胎记。

  当初把你们送走,我是有苦衷的。

  ”看着白云鹏准备的资料,白亦非的心中充满了震惊,因为他很确定,照片中的婴儿就是他们兄妹,而抱着他们兄妹的,正是面前这个自称白云鹏的男人。

  随后,白云鹏又拿出了一张深紫色的银行卡。

  “非儿,这是帝王卡,在整个夏国,也就只有二十张,我今天也把它送给你……这张卡里有三个亿。

  ”随后,白云鹏又拿出了一枚戒指,将其戴在了白亦非的中指上:“单凭这戒指,你能够在夏国任何银行,无偿提走十个亿,算是对你的补偿。

  ”先是三个亿,现在又是十亿?如果是别人,白亦非绝对不会相信,但不知道为什么,这话从白云鹏口里说出来,就会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随后,白云鹏就给了白亦非一张名片:“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

  灵儿这次伤势不轻,我怕这家医院治疗会留下后遗症,所以等下灵儿情况一旦稳定,我就会将她接走。

  ”对于白云鹏的提议,白亦非没有拒绝,如果灵儿留下什么后遗症,他会后悔一辈子。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被缓缓的打开,此时白亦灵一身都是绷带。

  白云鹏眼眶一热,挥了挥手,旁边保镖点了点头,打了个电话,不会就来了一辆顶级的医疗车将白亦灵给接走了。

  看到这里,白亦非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拍了拍白亦非的肩膀,白云鹏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便跟着离开了去。

  而白亦非自己摸着兜里的卡,打车去了一趟银行!虽然白云鹏不像开玩笑,但白亦非还是想查一查是真是假。

  十分种后,白亦非满脸苍白的走出了银行。

  此时白亦非只感觉双脚无力,原因很是简单,这张卡里面当真有三亿!很是艰难的回到家中,白亦非才刚到门口,就听到屋内传来的争(名人哲理故事)吵声。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今天那废物把脸都给我们家丢尽了,你还打算动家里的房子?”刘紫云满脸怒气的,大声的咆哮着。

  李雪十分冷静的看着刘紫云:“我没傻!现在只有卖了房子才能把钱还回去。

  不然,你让他怎么办?”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两年白亦非任劳任怨,对她更是无微不至,甚至有一次为了她,被人打的鼻青脸肿,却还笑着说他没事。

  这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更何况,她明显感觉到了白亦非这两年的变化,从最开始满满的上进心,变得异常颓废,他经历的打击实在太多了。

  如今,要是连他唯一的妹妹也不在了,她都不知道白亦非会怎样?“怎么办?钱是那个废物自己借的,要还也是他自己还,凭什么要我们卖房子来还?”刘紫云越说越激动。

  “妈!你冷静点!李凡那样做绝对不安好心,我不想他中了李凡的圈套!”白亦非的妹妹出了车祸,他是走投无路才会借钱的!可李凡分明是要故意羞辱和为难白亦非,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不去管?“哼!李凡是不安好心,但关我们什么事?都是那个废物自己要跳进去的!反正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把房子卖了!”“妈!”李雪瞪着自己的母亲,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居然这么现实。

  门外的白亦非怔愣了,没想到李雪在为他说话。

  李雪再次耐心劝说:“妈!房子没了以后可以再买,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说的轻巧,你也不看看我们现在什么情况?你爸也是废物一个,在李家一点儿地位都没有!”刘紫云瞪了一眼李强东,又哼道:“更别说那个废物白亦非了!他能买房子,母猪都能上树!”岳父李强东沉默不语。

  李雪握紧了拳头,还想开口,就听刘紫云道:“雪儿!你和那废物本来就是协议结婚,根本就没有感情,你管他干什么?反正协议时间一到,你们就离婚,他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是,我们是协议结婚,可妈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朝夕相处了两年了,又不是冷血动物,怎么会没有感情?”李雪很激动,“更何况,再怎么说,名义上,他也是我老公!”门外的白亦非听到李雪说“老公”两个字,不由双眼一亮,微微颤抖。

  原来自己在她心里,还是有一席之地的。

  岳母的冷嘲热讽,白亦非已经习以为常,可李雪维护的态度,却让他为之动容。

  “哼!他配做你老公吗?一个在家混吃等死的废物!要不是我们养着,他早就饿死了!”刘紫云还嫌说的不够,“你看看有哪个男人像他那样窝囊的?要不是有协议,我早就让你们离婚了!”李雪听着刘紫云难听的话,自己心里也难受,可她自己清楚,白亦非并不是真的想变成这样的!“妈!你听我说,我们先把房子卖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件事得赶紧处理了,不然过几天,就算是卖了房子,他们也还不起了。

  刘紫云油盐不进,咆哮道:“我说了这么多,你还要卖房子?你是铁了心是吗?好!我告诉你,你要敢卖房子,我就从楼上跳下去!”李雪听刘紫云这么说,眼眶不由的湿润了,而后深吸一口气,一句话也不说,转身摔门而出。

  白亦非赶紧躲到一边,看着李雪离开的背影,感动不已。

  李雪为了他竟然和家人吵架,还为了他想卖房子,这分情,他怎么能不动容?凝视良久,白亦非坚定道:“雪儿,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在这之前,他要努力让李雪爱上他,还要让岳父岳母真心接受他才行。

  出了小区,白亦非一眼就看到了李雪正坐在那辆旧的不能再旧的长安小跑上,车子发动了好几次才燃。

  这车还是当初两人花了一万多买的一辆二手车,如今都快报废了,经常半路熄火,刹车也不怎么灵。

  看着远去的车子,白亦非心中一动,然后直接打车去了4S店。

  现在自己有钱了,至少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有一辆安全的座驾。

  店门口,白亦非看了一会儿,最后才走了进去。

  这时,出租车上一个穿着包臀裙的性感女人看到了白亦非,立马朝着出租车师傅喊道:“停车,就在这里下。

  ”给了钱,女人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了进去,立刻找到了白亦非。

  “白亦非?真的是你!”白亦非闻声转头,“周曲儿?”周曲儿上下扫视了一眼白亦非,嫌弃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周曲儿是李雪的闺蜜,两人的关系十分要好。

  不过舟曲儿也跟别人一样十分瞧不起白亦非。

  “来这里还能做什么?”白亦非无语,来这里不就是买车吗?周曲儿明显不相信,“你买车?你有钱买车吗?”白亦非想了想:“我之前买彩票中了奖,最近雪儿生日要到了,正好给她买辆车做生日礼物,我想给她一个惊喜,希望你能保密。

  ”周曲儿切了一声,“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啊!你有那狗屎运吗?”白亦非:“……信不信随你,你没事我就先进去了。

  ”周曲儿见白亦非要走,一把拉住了他又问道:“你真是来给雪儿买车的?”“对。

  ”白亦非点头。

  周曲儿犹豫了一瞬,点头道:“行,我跟你一起,看你是不是真的要买!”两人进去之后,白亦非扫视了一圈,店里每个专区的销售员都在接待各自的客户。

  现在正是人比较多的时候,一时间竟没人来接待他们,白亦非看好后只能是自己专门走一趟。

  周曲儿踩着高跟鞋在后边跟着,美眸不惊一愣,“白亦非!你有没有搞错?往哪儿走呢?”白亦非回头,再看看这个专区的牌子,“没走错啊!”周曲儿扶额,“你没看到上面标价吗?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万!”在她看来,白亦非就算有钱买车,最多买个十多万二十万的车也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知道。

  ”白亦非淡定点头。

  周曲儿气的低吼,“你有那么多钱吗?这可是一百多万,不是一百多块!别到时候买不起,在这儿丢人现眼!”白亦非知道说什么周曲儿都不会相信,还不如先把车买下来。

  周曲儿见白亦非这模样,气的想给他一巴掌,这货不会真的是来丢人现眼的吧?这时,终于有空闲的一个销售员走了过来,但在看到白亦非和周曲儿的穿着时,脸上的笑就假了几分。

  “先生,小姐,来看车吗?”销售员说的看车,是真的意义上的看。

  白亦非没听出来,就点头道:“嗯,这个不是很懂,哪一款安全性能最好?”销售员脸上的笑僵了一下,还是尽职尽责地说道:“这边这款Levante系列是最好的,有高级安全辅助系统,也是特别定制款,目前店里只有这一辆。

  ”顺着销售员的手看过去,周曲儿立马瞪大了双眼。

  两百万!他疯了吧!白亦非没什么反应,点头道:“好,可以把们打开,让我坐上去试试吗?”销售员的脸更僵了,“先生,您确定?”“确定。

  ”白亦非点头。

  销售员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微笑,“先生,别人可以,但你不可以。

  ”“嗯?为什么?”白亦非怔愣了一下。

  周曲儿也觉得十分尴尬,赶紧站了远一些。

  销售员却没了笑脸,“先生,车子是给开得起它的人试的,而且这辆是定制款,如果你进去试车,留下什么味道,或者弄坏了车,我怕你赔不起。

  ”白亦非这下是明白了,对方不过是觉得自己形象邋遢罢了,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行,我不试,她来总可以吧?”销售员看了过去,正是和白亦非一起来的周曲儿。

  周曲儿错愕,“我来试?”白亦非点头,“除了你,没别人了。

  ”周曲儿走近了几步,那销售员见状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他们背后就传来了一个嗲嗲的声音。

  “亲爱的,快看那辆,那辆好好看啊!”走过来的是一个穿着性感小短裙,化着浓妆的妖艳女人,一只手挽着包,一只手挽着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穿着西装,手上带了三个金戒指,气势十足。

  在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衬衣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一眼就看到了白亦非,顿时愣了。

  白亦非也愣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

  这年轻男人叫赵鹏,是白亦非的大学同学,也是好朋友,可就在昨天,这个好朋友给白亦非上了一课,让白亦非彻底看清了对方的真实面目。

  当初毕业的时候,赵鹏创业,需要一大笔的启动资金,白亦非作为他朋友,义不容辞地给他借了两万!可昨天,白亦非妹妹出了车祸,让赵鹏还钱,赵鹏竟然说他根本就没给他借钱,凭什么还钱?后来,白亦非再给他打电话,赵鹏直接关机了。

  那女人拉着中年男人,撒娇道:“亲爱的,我想要那辆~”中年男人一笑,手在女人的腰上流连,“好,宝贝儿想要就买。

  ”“那谁,过来一下。

  ”销售员见此立马扬起笑脸走了过去,“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要试车。

  ”中年男人直接说道,又看了眼白亦非,“让那两土包子赶紧滚出去,看着碍眼。

  ”女人点头,嗲着声音道:“就是,你们这儿怎么什么人都往里进啊?”销售员面色尴尬,转身对白亦非和周曲儿委婉道:“两位,请不要打扰别人试车。

  ”白亦非收回在赵鹏身上的视线,转而看向中年男人和女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不是我们打扰他们,是他们打扰我们。

  ”女人见白亦非眼神不善,立马嗲着声音和中年男人撒娇,“亲爱的,你看他样子好凶哦。

  ”中年男人只是听这声音都酥了,立马怒道:“你他妈说什么?赶紧给我宝贝儿道歉!”一旁的周曲儿终于看不下去,站了出来指着女人的鼻子:“道什么歉,自己没教养,还让别人道歉,有病吧!”白亦非也是第一次看到周曲儿发这么大的火,有些怔愣。

  女人不屑的笑了笑:“公共场合,说话那么大声,你才没教养!”“你!”周曲儿是真的被激怒了抬手就想教训那女人,却被白亦非拦下了。

  “别生气,我来。

  ”白亦非看了眼两人,“大叔,管好你自己的女儿,她这张嘴,迟早会惹事。

  ”“你说什么?”“谁是她女儿?”中年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白亦非一副不知道的样子,“不是吗?我看你们挺像的。

  ”那中年男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年龄估计能给女人当爹了。

  “你!”两个人脸色都沉了下来,自己知道是一回事,被人当众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周曲儿见后,忍不住捂嘴偷笑,白亦非这损人的功夫还挺厉害。

  白亦非没去管他们,而是转过身对销售员道:“不试车了,我直接买。

  ”啊?在场的人愣了。

  销售员顿了一下,眼里尽是不屑,“先生,这车两百万,您确定要买?”白亦非还没说话,那女人又开始嘲讽,“就你这样子,能买这车?知道多少钱吗?两百万!能拿出来我跟你姓!”一直被无视的赵鹏看了眼白亦非,他十分清楚白亦非现在的情况:“他现在身上能有两百都不错了!”“哈哈……”女人大笑,中年男人也在嘲笑,“年轻人,打肿脸充胖子!买不起就赶紧出去,别在这儿碍眼!”白亦非看了眼那个女人,冷声道:“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说完,白亦非拿出一张卡,道:“我刷卡,全额付款。

  ”啥?全额付款?那可是两百万!在场人的愣住了。

  销售员看着他手里的帝王卡,嗤笑一声,“先生,麻烦你买不起就不要装,随便拿张卡就当做是银行卡吗?我不傻!”白亦非皱眉,随后了然,这卡总共就二十张,辛阳城也就只有这一张,难怪他们不认识。

  可销售员不认识,不代表别人不认识!

大概过了有两个多小时,张德旺觉得有些累了,找了个地方停下来,要在草地上躺着休息十分钟再出发。

  张寒生怕被张德旺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巨大变化,所以下了摩托车就直奔附近的草从,谎称去方便。

  张德旺坐在草地上,看着张寒的背影,骂道:“这猴崽子,憋成这样也不说一声。

  ”马兰心里非常清楚张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进草丛中去的,肯定不单纯是憋尿,毕竟这一路,张寒的东西顶得她差点失控了,摩托车每颠簸一下,张寒死家伙的东西就摩擦她一次。

  几次下来,她早已经反应强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张德旺这时候说:“媳妇,你要不要去解个手?等下我一口气就开到镇上了,中间就不停了。

  ”马兰点头道:“我想小便,可我有点害怕,这里杂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张德旺摆摆手,说:“等猴崽子出来,让他(啊啊……)去给你站岗,我有点困,抓紧时间眯几分钟。

  ”马兰说:“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张德旺不屑的说道:“他一猴崽子懂个蛋呀?没事,再说,我在这里,他能对你做什么?”张德旺这么说,马兰也没法多说,总不能告诉张德旺,其实自己被张寒给弄的腿发软,怕万一忍不住,被这小子给当着张德旺的面给弄了。

  一想到张寒,马兰心里便有些躁动,这小子本钱的确够大,要是真能让他满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马兰边想边往草丛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见张寒正站在草丛中,手往前放,似乎还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马兰径直走了过去。

  往他小腹下一瞥,发现他的大帐篷依旧架着,妩媚地坏笑道,“你个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吗?”张寒这才发现马兰来了,也坏笑道,“马兰婶子,这样坐摩托车谁受得了呀?让我抱着你的细腰,还不让我挺起来,可能吗?”“猴崽子,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坏事呢?”“嗯,马兰婶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村长娶了你真有福气”张寒开始给马兰灌蜜糖了马兰却不吃这套:“猴崽子,别总说好听的,等会儿上了车,你可不许再搞了,不然被张德旺发现,咱们可都没好日子过,明白吗?”说完,马兰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了句:“还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许偷看”“明白,明白,马兰婶子,你去吧!我保证不偷看”,张寒嬉皮笑脸道,但他心里却在嘀咕,不让弄是因为担心张德旺发现,但是要不被发现,是不是就能在张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妇呢?张寒并不知道他在张德旺这种大人的眼里,他还是个小屁孩,压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不然的话,张德旺能让张寒搂着马兰的腰,还坐在同一个摩托车上?马兰胆子不大,加上这里杂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远,只在离张寒距离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开了裤腰带,淅淅沥沥地开闸放水张寒这是头一回听这种诱人的声音,回眸往张德旺停车的方向看,什么也见不到,他的胆子骤然大了,蹑手蹑脚地朝发出水声的地方走去还别说,马兰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张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沥沥地释放着,也许她感觉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见张寒一脸坏笑地地盯着她的胯下,一着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个猴崽子,滚回去,你不说不偷看老娘吗?”“嘻嘻,马兰婶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呗,我还没见过女人解手呢”张寒嬉皮笑脸道“赶紧回去,要不然村长听到了你死定了,你个猴崽子胆子太大了,快点,我还没有撒完呢!”马兰又急又臊,生怕被张德旺发现张寒却笑着说:“我不怕村长,我就怕马兰婶你不给我看”听着这话,马兰知道张寒是看不到不罢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废水淅淅沥沥地喷出来张寒这才嘿嘿笑道:“马兰婶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过我还没有完全看清,啥时候让我彻底看个够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妇去”马兰说着,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见张寒小腹下的帐篷还搭着,她又用力捏了一把“哟,疼,马兰婶子,你要我断子绝孙呀?”张寒疼得直咧嘴马兰感觉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动,便对张寒说:“这样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听马兰姐的,马兰姐就不亏待你,怎么样?”张寒见马兰让他称呼她为姐,还说只要听她的,就不会亏待他,心里知道马兰这是发骚了,想弄马兰肯定能成但是他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马兰姐,你啥意思呀?”马兰媚笑道:“等下午回来再跟你说,赶紧出去吧!村长要知道你个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张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帐篷说:“好是好,可是,马兰姐,你看看,它软不掉我怎么办呀?”“你个猴崽子,就没有自己解决过吗?自己放了就软掉了”马兰白了张寒一眼,张寒雄起的帐篷让她心里直痒痒,但是张德旺还在附近,她想和张寒弄也不敢“放不掉,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劲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给我弄弄试试?是不是我的技术不好呀?”张寒用调戏的口吻说道噗嗤一声,马兰笑了起来,但感觉到了张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诱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脚马兰佯骂道:“你个猴崽子,坏透了,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这事没人可以帮你”说着,扭头就往外走张寒看着她丰腴的屁股和纤腰扭出了草丛,心里一阵得意,他隐隐觉得马兰已经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到了下午两人孤男寡女回来的路上,可能马兰根本就不会反抗,只要他主动点,马兰肯定会向他投降的突然,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张寒从草丛里出来后,马兰特意将目光瞥向张寒的小腹下,见帐篷已经没了,意味深长地冲他妩媚地一笑然后马兰才叫道:“德旺,起来了”“哦哦……我睡多久了”张德旺迷迷糊糊的醒来“有一会儿了,我跟张寒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赶紧到镇上好休息”马兰摇了摇张德旺“行,咱们上车,一口气杀到镇上去”张德旺休息了十来分钟后,精神头也来了说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车这次,张寒对抱着马兰一点羞涩感都没有了,很大胆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搂紧了她,还特意将手往上移动,直奔那两处,结果被马兰狠狠地掐了一把,咸猪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来不过,没颠簸五分钟,他的小兄弟就又不听话了,直接膨胀到了最佳状态而马兰立马感觉到股间被张寒顶着,一阵阵感觉袭遍全身,而这次,张寒再也不有意识地避开,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还特意配合着颠簸和坡度大占马兰的便宜。

  马兰明显也感觉到了张寒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女人,有空荡让这猴崽子钻呢?况且她又不敢让前面的张德旺发现。

  于是在这种两人心照不宣情况下,张寒当着毫不知情的张德旺的面,竭尽所能的占马兰的便宜。

  不过,没过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张寒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不再弄马兰,这让马兰松了口气,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着回去以后,找个机会和张寒弄一次,反正张德旺这个死人,都不带有反应的,也不用再担心。

  秀河镇位于灵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这镇上的人们与灵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饮一江水,但因为来往山路崎岖,来回一趟要一天的时间。

  张德旺的妹妹在镇里开了间杂货铺,张德旺的儿子和女儿都在镇上读小学,两孩子平时就住在张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时分,三人便到了张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张德旺的妹妹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多岁,长的很漂亮,而且镇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会打扮,显得洋气很多。

  在张德旺妹妹家吃过中饭,张德旺便领着张寒上街去给他买衣服。

  张德旺也舍不得给张寒买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摊上给他淘了一身,一条长裤,一件衬衫,加起来花了一百多块钱。

  尽管没有多少钱,但这还是张寒头一回穿衬衫,发现穿着衬衫显得人五人六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脱下来。

  张德旺瞪了他一眼,“你个猴崽子现在就穿着了?这得留着你上电视的时候穿,等下让你马兰婶子给包起来,放在我家里,等电视台的人来了,自然会给你的”。

  “好,村长,都听你的”张寒心想,这衣服是人家掏钱买的,当然应该听人家的,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张德旺一脸严肃地说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马兰婶子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嘱你几句,你是个爷们,得保护好你婶子,你婶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来就收拾你!”张寒保证道:“村长你放心,我保证不让我婶子受半点伤害。

  ”“猴崽子,老子没白疼你,走吧!你们得尽快回去了,要不然迟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张德旺说着,跨上了摩托车,载着心花怒放的张寒朝他妹妹的杂货铺飚去。

  此时,马兰也已经从镇小学看完孩子,回到了张德旺的妹妹家里,见张德旺载着张寒回来,她和张德旺的妹妹便同时从杂货店里出来。

  张德旺把头盔拿了下来递给马兰,说道:“媳妇,你赶紧跟张寒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马兰点点头,接过头盔问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还是明天去呀?小红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着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韩宝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晚上喝几盅吧!他也老久没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张德旺的妹妹小红说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对了媳妇,我给张寒买的衣服放在后备箱里了,先别给他穿,等我安排好了电视台采访时再给他。

  ”张德旺叮嘱道。

  “行,知道了,张寒,上车,咱们回去吧!”马兰说着,先跨上了摩托车,张寒也跟着坐了上去。

  马兰对张德旺说:“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我们走了”。

  “村长,我保证不会让我婶子出事的,放心吧!”让张寒有些惊讶的是,这马兰骑摩托车比她爷们张德旺都野性,油门踩得呼呼响,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镇区外面驶去,车尾部烟尘飞扬。

  没有了张德旺在车上,张寒的心马上就野了,他大胆地搂着马兰的柳腰,故意贴凑的紧紧的,马兰意识到了他的企图,回首佯骂道,“你个猴崽子,上来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让你占了一个上午的便宜,还不知足呀?规矩点,老娘这是骑摩托车呢?不能分心”。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烧,我特么就是个跑灰还差点儿被废了。

  我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迈步冲向厨房,随手拿了菜刀别在腰后就要冲出门去。

  玲子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着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刚个狗曰的!别拉着我……”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玲子嚷嚷。

  “你就这样去砍雷刚?你应该很清楚,恐怕你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边的人做翻了!”玲子冲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刚,我问你,条子能放过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发,黑着脸喘着粗气儿:“反正,这个仇我一定得报……”“谁说不报了?我来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报复雷刚!”“你有别的办法?”我问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转身向着大床走去。

  “过来!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对着我勾动。

  修长的大长腿,圆滚滚的美屯,白色雷丝内裤,还有整个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勾动的手指,我瞬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玲子的身体摇曳摆动,我正血脉喷张,欲罢不能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

  “在深市混,既要有女人的细腻和算计又要有男人的凶狠和野心,所以我今天来投奔你,咱俩必须联手对付雷刚才有胜算!”她躺在床上翻着大眼睛看我。

  我不敢看她,她的身材原本就很惹火,现在又只穿着内衣还把身体舒展的那么开,简直就是对我的撩拨。

  

  那时候我也听说过他人很花,喜欢对员工下手,我也听公司的一些同事说过,有时候公司招来的人他都会有意接近。

  我也有意避开过他,但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实在是没办法完全不接触。

    后来有次出差,我作为项目的跟进人必须到场,所以就跟他一起去的。

  去之前他跟说,可能不能赶回来让我多带套衣服。

  我当时心里觉得有点别扭,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心想不去,可是老板说必须得去,不能一百多万的项目就让我给泡汤了。

  到了那后,也没怎么开会老板带着客户不是这里吃饭就是那边唱歌喝酒,我都快崩溃了。

    晚上我们都喝了些酒,回了酒店后他拿着包直接跟我一起进了我的房间,然后说想跟我说说话。

  他说他前两天跟前妻离婚了,然后还把离婚证掏给我看,确实离了。

  他说他跟前妻结婚几年,他辛辛苦苦开公司赚钱养家,结果她却出轨了!不知道怎么的,他说着说着还眼红了,我哪受得了,一时就心乱了。

  给他递纸的时候,他突然又说,还是感觉我好。

  他说从第一次见到我就心动了,所以给我安排了一份好工作。

  然后也知道自己名声不好,所以一直在改。

  然后还说为了我都没再碰别的姑娘了,没那心思了。

  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那天晚上为什么我们会发生关系,那一晚后我就这样慢慢的爱上了他,也就这样我们成了男女朋友。

  大约交往了一个月吧,他让我搬进他家。

  我不肯,说除非领证。

  他说前妻留下了个女儿不管,他一个人实在头疼,想让我搬进来一起照顾他的女儿。

  他大女儿跟了前妻,4岁小女儿跟他在读幼儿园中班,我看他公司实在是忙,所以就搬进来了。

  从那之后他也没再让我去公司,我跟他女儿相处得还可以,很乖巧的那种。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了,然后我带他回去见爸妈,我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因为他比我大了17岁,但因为我怀孕了所以我们就同意我们领证了。

    领证后没多久我们感情就开始出现问题了,我怀孕期反应很大,经常不舒服再加上要保胎,所以人也很烦躁希望他能多陪陪我,可是他却总是很忙。

  然后我又怀疑他是不是出轨了,经常查他手机他也很反感,不过看我怀孕他一般还是很迁就我。

  我怀孕后,因为我体质弱医生强调我们不能过夫妻生活,所以他一直和我分房睡,他说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宝宝着想。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他经常一个人在玩手机,深更半夜还在玩。

  后来我发现他跟一女的聊天,他存的手机名叫曾总。

  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老公解释说是工作需要,那曾总特别有钱一定能帮助他的事业。

  我非常不能理解,难道一定要靠女人吗?可是他却叫我别管他的事。

  从那之后我管他管得很严,不让他晚上出去,可他老说要开会,要不就是要去见领导。

  不过后来他有两次开会带我去了,我想是不是他真的在开会。

  有几天他出去谈项目了,几天没回,就我和他女儿在家,晚上他女儿做噩梦哭醒来,一直喊着要妈妈。

  然后我没办法,就给老公打了电话。

  他女儿接过电话就问他爸:爸爸,你还在跟妈妈开会吗,什么时候让妈妈来接我,我想妈妈了……  他女儿说着说着哭得更厉害了,我抢过手机才知道他把电话给挂了。

  晚上我将他女儿哄得不哭之后就问她:你妈妈和你爸爸一起去开会了吗?她点了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说:爸爸说不能告诉你的。

  然后我千方百计的套话,原来我老公每次说的开会就是和前妻在一块!他去开会我还经常劝他注意身体,千万别累着,想起来真是天大的笑话!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第二天老公回来就跟我解释说,他前妻想复婚所以他才会去见他,他说一定不会复婚……也跟我坦白,那曾总就是他前妻。

  我看着他觉得陌生又可笑,明明是在外鬼混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那一刻我才看清他的虚伪。

  我想离婚,可是我身上没有一分钱,他说如果我要离他不会给我一分财产。

  我该怎么办?现在我都怀孕9个月了,随时都可能会发作,我很痛苦不知道怎么办?同意公开发表。

    夏莫回复:  女人选择嫁给一个怎样的男人,便决定了她下半辈子的生活品质与幸福值。

  在你们还未开始谈恋爱之前,你便已经知道他的人品不好,名声臭名昭著,可是你却依然没有选择远离他,而是为了一份工作继续保持和他着联系。

  明明知道那次的出差是上司蓄谋已久的安排,可你偏偏就去了还喝了酒,并且还让他进了你的房间,这等于你将自己送到了他嘴里。

  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结婚之前你也能看到你们之间的差距,你年轻漂亮有很多种选择,可是你却不停父母的劝告,选择嫁给了一个大你17岁的二婚男,还没嫁过去就当了人家孩子的后妈。

  自己都不好好珍惜自己,他怎会在婚后珍惜你?再者,一个男人和前妻离婚如果有孩子,那么他们将永远可能彻底断绝关系。

  孩子,就是他们联系的桥梁与纽带。

  所以,你等于自食其果。

  就你的情况给你以下几点建议:  1,先将孩子生下来,孩子是无辜的。

  尽管,你已经无法再相信他,无法再和他回到过去,但孩子是无辜的,将孩子生下来好好带着他。

    2,回趟娘家吧,和爸妈好好商量对策。

  父母会无条件的包容你的痛楚,只要你愿意回到他们的身边。

  所以回去吧,那是你的一条后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为了男人断了亲情。

    3,你应该根据你的情况咨询专业律师。

  你想更好的争取夫妻财产,就应该咨询专业的律师,他们能根据你的情况有针对性的做出分析,并且提供适合你的建议。

  老公和前妻用暗号出轨被4岁女儿揭穿  4,孩子出生后,记得争取孩子的抚养费。

  如果你们离婚了,但孩子永远都是他的孩子,他有义务与责任支付孩子的抚养费。

    5,为了自己的幸福不要将拴在他的世界里。

  你应该还有更好的人生,而不是整天跟一个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今天担心他出轨明天担心他和女职员暧昧,后天又担心他和前妻复合,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留念。

    花心的男人,往往虚伪并且懂得用一些看似贴心的举动来取悦女人,不要再被他的甜言蜜语哄骗了,如果他爱你就会珍惜你,而不是在你辛辛苦苦怀孕的时候和前妻出轨。

  他爱的只不过是你的青春与身体,你留在他的身边更像一个免费的保姆,而不是一个爱人。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110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772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138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115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754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177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27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3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