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xxav,新手必看

用膳时间向来是各坛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时候,虽不至於热热闹闹笑语震天,交情好的(3p经历)师兄弟师姐妹还是坐到一起聊上几句的,这时候通常一目了然谁与谁亲近、谁与谁交恶的小是小非,各坛有各坛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独北坛的师兄弟二人清静简单一如往常。

  「大师兄。

  」见是顾长歌那道仙白身影飘袂而入,早早到了饭堂的其余三坛弟子不敢怠慢,恭声唤道。

  顾长歌身後跟着一个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动一敛间掩不住盛气轻狂,见了人也不吭一声,虽脸色因浑身倦乏而敛去了一身不羁,偏生那与生俱来的傲气怎麽抑压也无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爱不来,若谁不信邪同他开口讲话更准要气得磨牙。

  自家师弟不会叫人,顾长歌倒没有说什麽,或许这也是纵容得尉迟律成了如今这个样子的元凶,但显然顾长歌对自家师弟的要求已经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迟律在回话时恭恭谨谨不嘲不讽,自己便要觉得满意了,偶尔也会觉得,自己身为大师兄却教出如此不守规矩的师弟实是有那麽些许失败。

  饭堂中央是几排长长的木桌,四坛弟子分坐於两侧,由低阶弟子将膳食分派,一荤一素一汤,尉迟律正值发育年间,怎麽吃也吃不饱,总是要顾长歌开声阻止他继续添米饭的举动方肯罢休。

  膳後,顾长歌正偕着他家师弟离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师兄,杜长老有找。

  」顾长歌微怔,认得这位前来通报的弟子确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书僮,只恩师甚少在这个时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麽要紧事。

  「我这就随你过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练吧。

  」顾长歌应道,不忘侧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声。

  「师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个儿先自习片刻,过後我会再仔细教你一遍。

  」说完,便随着那书僮去了。

  尉迟律正要抗议,偏偏想不出抗议的理由,那只不过是对师兄随便就抛下自己的不满,哪能堂而皇之地说出口,当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脸,悻悻然目送顾长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发。

  算了,自己练就自己练。

  他用了三年时光学成雪月峰剑法的第一重,比寻常弟子快了那麽一两年,半是顾长歌悉心教导的功劳,半是自己凭着天姿悟性不辞辛苦的勤练,如今终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许得意兴奋,好像自己到达了一个里程碑,离他家师兄隐约又近了那麽一点。

  午後习练的地方不受规限,看修习的是什麽,一般而言,剑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迟律自身偏好弄剑,独自一人时爱在中庭外的雪地独练,现下正是着手学习第二重第一式的剑法的好机会。

  雪月峰第二重剑法、逍遥九剑。

  他兴冲冲地提剑演习了一会,身後冷不防地响起了一名南坛师兄的叫唤。

  「小师弟,怎不见你家大师兄?你们平常两个不是形影不离的麽?」严略难得见尉迟律身边没有顾长歌的身影,实在是太习惯这两位同时出现,现下只见其一就怎麽看怎麽怪。

  「师兄被师父叫去啦。

  」尉迟律心不在焉地懒懒回道,手里仍在专心地挥动着他的长剑。

  「嘿,既然你家师兄现下没空理你,不如跟我较量一回,让我瞧瞧,大师兄亲手教出来的小师弟,又进步到什麽程度去了。

  」这南坛的严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过眼尉迟律那种好似谁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虽不至於讨厌上对方而找他的茬,但见到这种态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对方的锐气,况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从比武切磋的过程也能精进自身武艺,因此师长们只眼开只眼闭,只要不见血都随弟子去。

  「不好,师兄快回了。

  」尉迟律想也不想就拒绝。

  「反正大师兄现下也大概没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门碰见杜长老带了个女孩回来,估计你们北坛要多一位小师妹啦。

  大师兄这会被杜长老叫去,大概也是为了这事吧。

  」尉迟律明显一怔,好似霎时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皱紧了眉。

  须臾,脚步急起,像是焦赶着去何处。

  「小师弟,我今天可不会放过你,接我一招再说!」严略在後头追了上来,一边叫着,长剑自剑鞘抽刮出尖脆声响,在午後的雪月峰异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泼挑衅,换作是平日尉迟律自当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赶去恩师那里看个清楚,心思未曾放在这较量切磋上头。

  恍惚沉吟之际,没料到严略突然提剑而至,尉迟律霎时间没有防备,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迟律吃痛怒瞪,怒气霍地涌上。

  「呃、小师弟,你没事吧?你干麽不闪不避?不就说了要过几招而已,你小气什麽?!」严略显然没想到对方竟不出招,现下见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小雪的性放荡日记 宝贝 乖 不疼的 一会就好了/图文无关昨天晚上,因为陪小叔喝酒,所以回家比较晚。

  六点下班,然后把车挺好后,就和小叔等人在餐厅吃饭喝酒。

  大约八点左右,妻发来短信,问我几点回家,是不是又得半夜了。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回复:今晚早点,十二点之前。

  顺便问了一句两个娃可好?为什么要问两个娃呢?原因是小雪感冒都一个礼拜了,始终没有痊愈,又担心会给小予感染。

  故有此问。

  可是妻回复的短信内容却是:一切都好,但是精彩纷呈,来了告诉你。

  “什么叫精彩纷呈?”“吼吼,爸爸发火了,把小雪给打了两巴掌。

  ”“哦?为什么?”“小雪看电视,爸爸把她给挡住了,她就在沙发上边跳边嚷。

  之后我就躲到卧室里去了。

  ”“哈哈,不要管,让爸打去。

  这个娃娃最近有点溺爱了。

  ”“没管,我就躲过去了。

  她哭着要找妈妈,又不敢自己来,所以拉着太太来找我。

  ”“这个时候你要严肃地告诉她,她错在哪里了,并去给爷爷道歉,而不是继续生气,给孩子发火。

  ”“嗯,说了,也让小雪给爷爷道歉去了。

  ”短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很奇怪,爷爷怎么会打小雪?平时小雪干什么都不会打,甚至我责备或者打小雪的时候,爷爷都会护着孙女,然后收拾我。

  有一回,因为吃饭乱跑乱跳我准备打小雪的时候,老爷子直接抢过孙女,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气势汹汹地对我说:“你只要我在,在随便打骂孩子,你小心一点。

  ”说实话,当时我真得是哭笑不得。

  对于父亲,我不但害怕,内心里的尊敬和感激不是用言语能说出来的。

  可是对于教育孩子的事,总是和老人家产生分歧。

  爷爷心疼孙子,天经地义。

  但是过分溺爱了,对于孩子的发展不好。

  只要爷爷在,小雪在家的地位就会特别高,平时对我不敢大声嚷嚷,爷爷在了,不要说嚷嚷了,还会跑过来踢我几脚,然后迅速钻到爷爷怀里,偷偷直乐。

  孩子们是察言观色的天才,他们对这种生活环境适应得很好。

  你对他恨,她就会伪装,学会巴结讨好;你对她好,她就回蹬鼻子上脸。

  一个家中,必须得有恨的,也必须得有爱的。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度的,火候如何把握,这真是个难题。

  小雪的性放荡日记 宝贝 乖 不疼的 一会就好了/图文无关和妻子聊过后,也就没有多想,也 没时间多想。

  就继续猜拳喝酒。

  熟不知就给醉了。

  踉踉跄跄地赶十一点左右回到家,父亲在客厅,早已睡着了;晕晕昏昏地洗完脚,到了卧室。

  女儿已经睡了,妻子被我惊醒了。

  (我的尤物女友们)然后我就又问了一句:小雪咳嗽的好点了吗?小予呢?好好吃奶吗?妻也没多说,就说了一切都好。

  然后就描述了一下爷爷为什么打小雪?怎么打的。

  我因为醉酒,也没听进去,不知道妻子说完了没有,我就已经睡过去了。

  今天早上起来,同妻子带着小雪去吃牛肉面,妻子说:爸可能受刺激了。

  昨天爸去下乡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四岁的留守儿童,爸爸妈妈一年半载都来不了一回,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照看。

  他们昨天下乡,调查精准扶贫的事,到了小女孩家,这个小女孩顺着一根绳子,趴下了好几米深的洋芋窖,然后抱上来了四个洋芋。

  爸爸问这个小女孩,最想吃什么?小女孩说想吃泡泡糖。

  因为山大沟深的地方,没有小卖铺,爸爸立马开了好几公里的路,去买泡泡糖。

  他们一行几人看到四岁的小女孩,下洋芋窖抱着四个洋芋上来的时候,都哭了。

  爸爸因为这个事,昨天晚上早早就来了。

  一来就抱着心疼小雪,然后看着小雪自己洗脸洗脚,还录了视频。

  可是看电视的时候,爸把小雪堵住了,小雪竟然发起脾气来了,爸就想起了他下乡时见到的小女孩,觉得人家四岁的孩子,竟然可以独立下洋芋窖,去自己处理生活中的吃喝问题,而我们的孩子,也是四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结果还疼爱出毛病了,还乱发脾气什么的。

  一向疼爱孙女的老爸,没有控制住情绪,就把小雪屁股上两巴掌。

  是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当然,我也不是去提倡我们的孩子都成为穷人家的。

  但是我们想想穷人家的孩子为什么早当家?不就是对孩子的溺爱少吗?让孩子很小就学会了独立。

  可是我们现在的孩子呢?尤其是计划生育后,几乎城市里的家庭都是一个小孩,有爷爷奶奶疼爱,有姥姥姥爷疼爱,有爸爸妈妈疼爱,可以说是“万千宠爱在一身”啊,打不得,骂不得,心疼都还来不及呢!孩子摔倒了,也不给孩子自己爬起来的机会,赶紧冲上去,抱起孩子,还要拍打几下地面,说是地面的问题。

  甚至更甚,很多家长都不给孩子摔倒的机会,把孩子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如此久了,我们的孩子不但失去了独立自主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我们培养的孩子是自私的,无能的,脾气暴,心胸小,对家长的爱不是感恩,而是理所当然,好吃懒做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特点。

  等孩子大了,犯错误了,批评几句的时候,孩子却受不了了。

  没有任何的抗挫性,动不动就会寻死觅活,离家出走。

  这不能不说是教养的失败。

  可是有果必有因,造成这种结果的因,不是孩子,而是我们家长。

  柳宗元在《种树郭橐驼传》中对种树有一句很精到的说法:爱之太恩,忧之太勤。

  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

  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

  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岳*的好紧/图文无关快要进入十一月份,天气渐渐开始变冷。

  我妻子还有不到一周就满月了。

  到了最后几天,她基本不整天在炕上趟着,时不时地起来做些简单的家务,只要不碰凉水就行。

  岳母看着自己的女儿能干一些活了,也不用一天吃四五顿饭了,她就产生了回家的想法。

  我妻子发现她母亲有回去的想法,也觉得自己已经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就等我下班回来,想抽空把她母亲送回家。

  一天晚上,我上完涵授课,回来已有八点多钟。

  我推开门,见岳母在看电视,妻子坐在儿子旁,逗他玩,我上前看了几眼,见儿子津津有味地虢着小拳头,我也觉得自己饿了。

  于是,我盛一碗米饭,吃着木须柿子,十分八分完活,捡过去刷完饭筷,坐在炕沿上。

  妻子摆摆手,让我靠近她跟前,小声对我说,让我明天把岳母送回去。

  我问妻子,你自己在家行吗?她非常自信。

  第二天早上吃完后,我把岳母送到了客运站,把岳母送上车,我就去上班了。

  岳母家住在县一中院里,三间砖瓦房,外加东下屋两间耳房,这在前后三排瓦房,住了几十户的一中家属宿舍,是独一无二的。

  我岳父是在刚刚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从一所公社中学调入县唯一一所高级中学当副校长的。

  三年后,根据工作需要,组织又把我岳父调入县一中担任党委书记。

  当时,其他一中家属只能分到一间半。

  岳母家离县客运站不远,步行不到十分钟,而我妻子的百货商店就紧挨着客运站。

  岳母回家次后,平时,我爱人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有炉子,热水整天不断。

  中午饭,也由她自(草船借箭的故事)已做。

  离满月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我们两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开始盘算着如何待满月客。

  提到待满月客,大家大可不必为我担心。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岳*的好紧/图文无关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可不像现在的风气,动不动就要摆上几桌或几十桌,亲朋好友都要随份子。

  那时候,人们的交往都比较纯朴,也没有什么大操大办,顶多是几个实在亲属过来道道喜,祝贺祝贺而已,用不着伤筋动骨的。

  考虑到我们住的空间太小,就连在地上放一张折迭饭桌的地方都很紧张,我俩决定,我岳母家和我们家的亲戚分别招待。

  在满月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爱人的娘家来了五个人。

  大舅哥,大舅嫂,她二婶、三婶,还有她妹子。

  就连我爱人的大舅妈、二舅妈也没告诉。

  每家五十个鸡蛋,跟过去农村的做法一模一样。

  作为孩子的舅舅必须到场,以示”姑舅亲,辈辈亲。

  ”而且还要在鸡蛋筐上蒙上一块大红布,象征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这天早上,我早早地在我们附近的市场上准备了一些中午做的菜,大概花了十多元钱。

  在由谁下厨房的问题上,不用分说,我主动承担下来,这不是我有胆量,而是我有一定基础。

  对于这件事,爱人也不介意。

  当时我在想,反正都是亲戚,做好做赖,大家是不会嫌弃的。

  我还清晰地记得,儿子满月那天,我总共做了十多个菜,除熟食外,没有煎炸,只有炒炖。

  菜上齐的时候,满满一桌子的菜,这是我们单独过日子,头一次这么大的阵仗,心里不免有种自豪感。

  大家边吃,边夸我的手艺。

  其实,我心里也是数的,怎么做,也不如我爱人的亲戚们做的好。

  毕竟,人家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去亲自动手。

  我自已做,纯粹是赶鸭子上架,实在没办法,又不能去雇人。

  在那时,路边也有小吃部,但为了孩子,也为了方便,只好选择在家里。

  她们边吃,边有说有笑,气氛十分融洽。

  

等两人走出卧室顺手关了门,躲在衣柜里的我才长长的喘了口气。

  精神放松下来,无意识间抬头一瞄,忽然看到头顶挂了一排样式各异的蕾丝内裤。

  我眼睛陡然瞪大,一缕缕幽香钻入我的鼻间……瞬间,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各种奇怪思绪,浑身血液也开始沸腾了起来,鬼使神差的,我抬手摸到一件蕾丝,正准备扯下,可就在关键时刻,衣柜突然传来柳馨儿的声音:“张浩,我老公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声音,我隐隐有些亢奋,就感觉自己和柳馨儿在背着她老公偷偷做那种事情,有种莫名刺激感,多想了一会,我打开衣柜门,走了出去。

  “抱歉啊馨儿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干咳一声,我还偷偷瞄了柳馨儿一眼,此刻的她面色还是有些红润,神色也挺不好看的。

  “没事,你接着去做你的高考模拟卷吧,做完记得给我检查一下。

  ”似乎并不想和我多说,柳馨儿有些回避道。

  经过之前的一番冷静,大概她也意识到了我是她学生,两者间本身就存在一种层级关系,又怎么能发生突破呢?当然,这时候的我也没有多想的心思了,老老实实跑到客厅拿起卷子做了起来,而在这个途中柳馨儿老师还出去了一次,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刚好把卷子做完,给她检查了一遍。

  其实我成绩还不错,在班里属于中上游的水平,如果一直保持下去,考个一本院校肯定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爸妈还是商量着让我在柳馨儿这补习,而我做梦都想不到,借宿第一晚,就撞见柳馨儿他们夫妻俩办事情,甚至在第二天早上还差点和柳馨儿发生亲密接触。

  要知道,柳馨儿可是是学校里公认的女神,那俏丽的外表和温婉的气质,满足了绝大多数男人对另一半的幻想,包括我,有无数次在被窝里幻想着柳馨儿那娇俏的倩影,度过那漫漫长夜。

  在检查完卷子后,柳馨儿还准备留我在这吃个午饭,但我知道这是她客套的说法,在婉言拒绝后,便离开了桃源小区,骑上自己的山地自行车,往秋姨家赶去。

  秋姨全名林伊秋,是我妈的发小,比我妈小一岁,据说俩人是穿同一个裤衩长大的,小时候也经常扮演女汉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洗澡,无所不做。

  当然,在时光流转之下,俩人的轨迹也渐渐发生了变化,虽说林伊秋小时候淘气的不行,但她脑瓜子挺聪明的,还算是考上了外地的大学。

  而我妈因为成绩不好的缘故,读完初中就去了南方的工厂打工,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我爸,甚至在双方父母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十七岁就生下了我。

  直到现在为止,我爸妈还是在南方的工厂里奋斗,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多努力,多赚钱,为自己儿子多攒一些老婆本,相对应的,我也要刻苦学习,用优异的成绩回报她们。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我来到秋姨居住的学府花园,上楼刚打开门,我便被惊艳住了……此刻的秋姨,正倚靠在沙发边,套着一卷白筒丝袜,那条嫩白大长腿微微曲着,透着无限诱惑力,恰在这时,窗外有微风拂过,一缕午后阳光悄咪咪投射进来,照耀在秋姨那乌黑秀发上,泛着点点泽光,如同西方雅典娜女神那般明艳动人。

  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些看痴了,虽然秋姨今年三十五岁了,但她皮肤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就像二十四五岁小姑娘似的,而且在无形间还有成熟女人的魅惑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直到现在为止,秋姨都没有意中人,甚至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更别说去做一些更为深入的事情了。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宁缺毋滥,不遇到生命中真正的有缘人,她是不可能妥协在现实面前的,尽管她的年龄一年比一年增长,可她却依旧充满少女心。

  在经过短暂愣神后,我还是走了进去,在关门的同时说道:“秋姨,我回来了。

  ”“小浩,这么快就回来了?”转头看到我的时候,秋姨明显有些意外,同一时间,她快速套上那卷白丝袜,还用手指头弹了几下。

  当然,她并不是避嫌,毕竟同一个屋檐下住着,有些东西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相对来说,秋姨也不是一个特别保守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她对我的一份信任。

  “嗯对,今天功课比较少,所以回来的早。

  ”说完这句话,我去饮水机边倒了一杯水,一咕噜灌下去后,明显感觉小腹空空的,如果有美食就再好不过了。

  “走吧小浩,我猜你现在一定挺饿的,秋姨带你去外头吃大餐,保管让你满意。

  ”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秋姨直接拉住我的手走到门口,换上高跟鞋后,立马带我下了楼。

  很快,我坐在了她那辆红色马自达的副驾驶上,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我的耳边也响起了呼呼风声,在摇上车窗的同时我偷偷瞄了秋姨一眼,发现她嘴角微撇,眉眼间都带着笑意,似乎挺高兴的。

  “秋姨,我看你心情挺好的(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啊,是有什么好事吗?”摇好车窗后,我直了直身子问道。

  “当然。

  ”笑了笑,秋姨神神秘秘道,“如果秋姨告诉你,我待会就要去相亲了,你信不信?”“相亲?”一愣,我道,“那感情是带我去做电灯泡啊?”“当然不是啦,待会去了你就知道了。

  ”还是神神秘秘,秋姨嘴角笑意更浓了。

  “那行,我还挺期待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能入秋姨你的眼。

  ”虽然表面这么说着,但我心头还是莫名一疼,脑海稀里糊涂浮现秋姨和一个男人被占有的画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一切都是油然而生,情不自禁。

  当然,表面我还是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时不时的追问了几句。

  原来,秋姨口中所谓的相亲对象,是她的一个大学同学,名叫穆金森,据说是一个中美混血儿,那会和秋姨关系挺好的,甚至差点发展为那种超友谊的关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大四那一年,穆金森突然转学去了美国,成了一名留学生,一去就是十五年。

  而今天,是他时隔十五年,第一次踏上故土的日子,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得知了秋姨的联系方式,总之,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秋姨是兴奋的,甚至第一时间准备前往机场迎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来到机场,在候车区等了一会,就远远瞧见出口处走来一男一女两人,那男的顶着一头金色毛发,穿着蓝色西装,戴着金表,浑身散发着一种贵族气息。

  而他旁边那个女的顶着一头红色波浪卷,走路的时候胸前两股波澜颤动着,尽显玲珑曲线。

  根据秋姨的貌似,那个头顶金色毛发的男人就是穆森了,可他旁边的这个女的又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对男女有猫腻,就是看向彼此的眼神不对劲,可秋姨好像被相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当即便迎了上去,同时说道:“金森,好久不见,这十五年你还好吧?”“好,好好好,我这十五年可好的很,再看看伊秋你,比之前更漂亮了,也更成熟了,真是充满了东方女人韵味啊,这借用你们中国的一句古语,士别三日,可真当刮目相待!”目光在秋姨身上上下打量着,穆金森用着充满美式口音的英文感叹道。

  “呵呵,金森,你可真会开玩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可不适合用在我身上,再说咱们都相隔十五年了,仔细想想,时间过的还真快啊!”这时的秋姨,明显有些兴奋,语气都略微颤抖着。

  “来吧,咱们这么久不见,按照我们西方的礼仪,我还得给你行一个拥抱大礼呢!”说着,穆金森直接揽住秋姨的腰,拥抱了上去。

  美人在怀,简直亲密的不行。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酸酸的,莫名间升起了一丝别的思绪,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一拳头捣在这家伙身上,将他和秋姨分开。

  而且,我总感觉这家伙不怀好意,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光鲜亮丽,指不定底下各种不干净的事情呢。

  “秋姨,我饿了。

  ”突然,我说道。

  “别急小浩,秋姨马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听到我的话,秋姨这才和金穆森分开,顺便介绍了我几句。

  “你好张浩,我叫金穆森,以后多多指教。

  ”在了解我的情况后,金穆森立马把手伸了出来,嘴角带着微笑,看上去还挺绅士的。

  “你好。

  ”虽然心里不爽,但表面我还是微笑着和金穆森握了握手,随后一行四人上了秋姨的马自达,中途,穆金森还介绍了一下他旁边的女伴。

  这个红色波浪卷叫露丝,是他在美国的同事,这次和他一起来中国发展,所以两人才乘坐了同一个航班。

  当然,穆金森表面是这样说,可实际上谁又知道呢?毕竟,直觉告诉我,这俩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一路上我都在观察这俩人,看有没有什么猫腻,遗憾的是,穆金森一直在和秋姨叙旧,我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具体的东西。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秋姨来到市内的万达广场,带着我们进了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其实那会我挺饿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上菜后立马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较比我这边的急促,金穆森那边倒显得云淡风轻,还很有仪式感的在胸前系上了一条白色毛巾,包括他旁边的露丝,同样优雅的不行,甚至吃饭还不停换着叉子和汤勺之类的夹菜。

  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露丝似乎挺看不起我的,眉眼间时不时露出一丝不屑,大概,在她眼里看来,我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乡巴佬,不值一提。

  倒是秋姨挺关心我的,时不时给我夹菜倒水,还嘱咐我慢点吃,也丝毫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

  但她心里越是这样,我就越是难受,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升起了一丝丝别样的情愫,特别是她的微笑,如同冬日里的暖阳,烙印在我心间,久久不能忘怀。

  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人儿,我根本不忍心她落入别人的怀里,特别是像金穆森这种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就在我心里头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眼光余光突然放在橱窗外的一道身影上,这是一个在我看来无比熟悉的人儿,戴着一个黑框眼镜,穿着一件黑白格子T恤衫,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左右,一本正经的模样。

  但在他身边,却搂着一个穿着蓝色包臀短裙的妙龄女郎,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迈动途中吸引了周遭不少人的目光。

  如果换在平时,可能我还会多欣赏上片刻,但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心思,因为这个男的,是陈州,柳馨儿,我班主任老师的正牌老公,他竟然出轨了….虽然在我的印象中,陈州一直对我不太友好,甚至连我去柳馨儿家里补课,他都经常用那种冷冷的目光看我,亦或者说,他对我压根就不太感冒。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他这种看上去挺正派的人,竟然会出轨,这不滑稽吗?莫名间,我有些同情起柳馨儿来了,她这么一个老实的女人,虽然长得很漂亮,在学校是公认的女神,哪怕是结婚了,平时身边也围绕了不少男人,毕竟,男人追求美女,这是一种天性,也是一种人性本能。

  但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柳馨儿的绯闻,但陈州的,又是怎么回报她的?“小浩,你眼睛怎么一直往外头看呢,是有什么好东西吗?”就在我思绪渐渐纷飞的时候,秋姨突然扬起她嫩白的玉手,在我眼前晃动了几下。

  “没呢秋姨,我就看外头有个人长得和我以前一个朋友挺像的,多瞄了几眼。

  ”“呵呵,这世界上长得像的人挺多的,你还是别多看了,好好吃你的饭吧。

  ”微笑,秋姨又是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来,你尝尝吧,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水平,,应该挺符合你的口味的,而且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得多吃一点,到时候养的白白胖胖的,等你妈回来了,还不得感谢我啊?”“秋姨,你可说笑了,你能让我一个乡下孩子借宿在你家读书,我就得好好感激你了。

  ”点点头,我由衷道。

  毕竟,除了秋姨外,在这个市区,我还有几个亲戚买了房住在这儿,刚开始的时候,我爸妈也是想把我安顿在亲戚家里,压根没有想到秋姨,再怎么说,她终究是一个外人,虽然和我妈关系好点,有发小这层关系,但这样平白无故的,也挺尴尬。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无奈的,其中苦楚自然不用言说。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就冲着我和你妈这层关系,就别说这种话,再说了,你也挺乖的,是个好孩子,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白了我一眼,秋姨啐道,“以后不要提这个事情了,你秋姨也不爱听。

  ”“好,听你的秋姨。

  ”面色微红,我也感觉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情感突然就上来了,还当着金穆森和露丝的面儿,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122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467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539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2197.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470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511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b.aspx?1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