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v 素人,新手必看

我妈说应该是受刺激了,具体还得看医生怎么说,随后说我既然回来了,也去医院看看吧。

  说着把医院地址发给我,挂了电话以后我扭头看苏铭,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精神病院。

  他直接白了我一眼,道:“废话,我初来乍到,哪也不认识,不跟着你能去哪?”当然是去找林邀月啊,早点找到,早点离开我,我心想,但见识过他凶巴巴的模样后,我还是不愿招惹他的,只好说跟我去医院也行,但他得变成王玮的模样,免得我妈看见他以后又得解释半天。

  苏铭咧嘴笑了一下,难得没出幺蛾子,很爽快的就变成王玮了,随后我们打车直奔精神病院。

  找到我爸妈的时候,我表妹正躲在床底下尖叫,她头发乱糟糟的,小脸异常苍白,好像看见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

  而我舅妈已经哭成了泪人,衣服上也血叱呼啦的,好像带血的手指抓的一样。

  我妈见我们来了,面色稍缓,让我赶紧过去看看,我从小就跟表妹玩得好,保不准我能把表妹叫出来。

  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凑到床边,轻轻喊表妹的名字。

  她听见我的声音后猛然抬起头来,惊恐慌乱的眼睛狠狠瞪着我,好像野兽一样,已经神志不清了。

  我淬不及防吓了一跳,更吓人的是她的双手,十指都光秃秃血淋淋的,上面已经没了指甲,看来舅妈身上的血印子也是她抓的。

  “小心!”就在我震惊的时候,苏铭突然喊了一声,紧跟着我就看见两道影子同时扑向我,我被苏铭搂在怀里重重摔在地上。

  而表妹已经发狂,张嘴狠狠咬在苏铭肩头上,很快苏铭肩膀上就渗出暗黑色的血迹,而表妹咬了苏铭一口后,竟然发出一声惨叫,好像被咬的是她一样,迅速放开苏铭,退回到床下去。

  “你没事吧?”我看见苏铭肩上的血迹,竟然心里一紧,怕他被咬出什么事来。

  “没事。

  ”苏铭回了一句,迅速把我从地上抱起来,然后直接把我挡在身后道:“她现在情况异常,你先不要靠近她。

  ”说完他竟然不顾危险的伸出手,一把拽住表妹的胳膊,将她从床下拖出来。

  与此同时我看见苏铭的嘴唇微动,好像在念叨什么一样,却没发出任何声音,而表妹在他默念什么东西之后,竟然神奇的安静下来,乖乖躺在床上,双眼呆滞的看着苏铭。

  苏铭嘴里念叨一会后,又伸手扒开表妹的眼皮,看了看,随后拿起一旁的勺子,撬开表妹的嘴。

  表妹嘴里已经全是鲜血,还残存着些许碎指甲,更惊人的是,表妹的舌头此时已经变成紫黑色,好像中了剧毒一样。

  苏铭随后又检查了表妹的手脚,全部检查完以后,苏铭皱起眉来,面色有些难看:“是活儡,她根本不是受了刺激,而是被人下了活儡。

  ”舅妈听见这个顿时不哭了,直接凑到苏铭身边,一把攥住苏铭的手,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道:“什么是活儡?王玮,你有办法救她对不对,救救你妹妹,她从小就跟鹿瑶感情好,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说着舅妈又忍不住哭起来。

  苏铭不禁皱眉,不动声色的把手从舅妈手里抽出来,没吭气。

  我见表妹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便凑到苏铭身边道:“你能看出她是怎么回事,一定也能救她对不对,你能不能救救我妹妹?”“我凭什么救她?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救她能有什么好处?”苏铭压低声音道。

  “你想要什么好处?我都已经答应帮你找林邀月了,你还想怎么样?”我不禁急了,表妹变成这样我是真的心痛啊,他既然能让疯癫的表妹安静下来,就一定有救表妹的办法!他低头看着我,眼底犹如一汪深潭,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说:“咱们出去谈。

  ”说完他拽着我出了病房,找了个没人的走廊道:“你知道活儡是什么吗,一种用尸体养出来的虫子,能寄居在活人的身体里,专门吃人的魂魄,所以中了活儡的人都疯疯傻傻的,还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就是因为她们的魂魄已经被活儡啃食,变成一具活的傀儡,这种情况你还不如(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直接杀了她,根本没有救人的必要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心狠狠一缩,眼前顿时被泪模糊了,我只以为表妹是受了惊吓所以才神志不清,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

  “你的意思是,我妹妹没救了?有没有什么驱虫药能把活儡驱出来?或者其他办法,我舅舅只有她这一个孩子啊,要是我妹妹出了什么事,我舅舅舅妈怎么活?你不是鬼么,一百多年的老鬼了,就没有什么办法能救她?”我一边哭一边拽着苏铭的袖子问。

  “注意措辞,我不是老鬼,只是做鬼的时间比较长而已。

  ”苏铭纠正道,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哭,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抬手帮我抹掉眼泪,叹气道:“如果你执意要救她,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不过要付出些代价。

  ”“什么代价?”我见苏铭松口,顿时来了希望,问他。

  “亲我一下,来个法式长吻。

  ”苏铭道,说着他的目光已经下移到我嘴上,嘴角勾起一丝坏笑。

  “你……”我老脸一红,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严肃的时候,他竟然提出这个要求。

  但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好在他现在仍旧顶着王玮的脸,这张脸虽然没有苏铭帅,但多少能缓解我的尴尬,于是我一狠心,踮起脚来,主动贴上他的唇,把舌头小心翼翼的探出去。

  他的手顺势落在我腰上,将我搂进他怀里,舌头到了他的地盘后,他立即反客为主,脸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他原本的样子,狠狠地吮.吸我。

  

“这天气真热啊!”丽姐洁白的小手不停的扇着小风,漂亮的杏眼时不时瞟下周围,红润的嘴唇轻轻合动,真是迷死人了!“丽姐!”“嗯?”丽姐转头看向我,眼睛里满是询问。

  顿了一下,我还是大着胆子将话说了出来,“要不,我们继续昨天的培训吧。

  ”说完这话,我默默低下了头,心里紧张不已,这还是我第一次提出这种要求。

  可是看着她那诱惑力十足的身材,我又十分的想要,培训,就是最好的借口。

  丽姐愣了一下,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小家伙,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啊?”“我……”一句话说的我哑口无言,忐忑不已,搞得我跟色鬼似的。

  “丽姐跟你开玩笑的,这样也好,早教会了你,我也轻松了不是。

  ”说着,她盈盈站起身来,伸手去解短衫上的纽扣。

  随着衣襟被敞开,那两个圆圆的丰满露了出来,被两片薄薄的粉色瓜瓤包裹着,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不大的客厅里,丽姐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双手抱怀,脸泛红晕,阳光洒落在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圣洁,性感,就像是画中走出的人(名人哲理故事)一样。

  真是太美了!我的心里起伏不定,痴痴的看着她,早已忘了自己置身何地。

  跟着,她双手探到后背,小罩一松,那两个松软的妙物一下跃了出来,晃得我登时便心头一动,猛咽了一口口水。

  真是一对好东西,白皙滑腻,鲜嫩可口,就像刚剥好的两只竹笋一样。

  一想到我马上捕获它了,我的心就一阵阵跃动。

  只见她侧身躺到沙发上,调整了两下,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小龙,我们可以开始了。

  ”“哦,好。

  ”我这才反应过来。

  “嗯!”随着我双手按下,丽姐闭着眼睛,轻皱眉头,舒服的吟叫了一声,听得我双手跟着就是一颤。

  之前虽然也帮她按过,可那时是怀着学习的心态进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指导上。

  可是现在心境完全不一样了。

  “小龙,别紧张!”丽姐双手按在我手背上,柔声鼓励我。

  “丽姐!我,我想……”我嘴里喘着粗气,整个身体像着了火一样。

  我虽然没有表明心意,但手里的动作却没停,眼睛直盯着她的丰满,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你是想吃……”说出这句话时,丽姐已经羞的满脸通红,她没想到我这么大胆,和以往乖顺的形象大相径庭。

  我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可是我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

  “不行,不可以!”丽姐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拒绝了我。

  “哦!”我窘迫的低下了头,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看到我这副样子,丽姐也不落忍,杏眼连连闪动,最后微咬了一下红艳的嘴唇说道:“小龙,丽姐可以给你,但不是现在。

  你要学着克制自己,如果这关都过不了,以后怎么为客人服务?”“丽姐!”我惊喜的看着她,本以为想要到那一步已经无望了,没想到丽姐居然松口了。

  正如我想一那样,丽姐心里是有我的,不然也不会主动献身来教我这些。

  “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满怀信心,拍着胸脯打包票。

  丽姐点点头,嫣然一笑,“这才对嘛。

  你现在是大男人了,要学会以事业为先,不能总想着女人那点事。

  只要能赚到钱,还怕没人喜欢你吗?”听了她的话,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同时也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期待。

  可以想象,只要我勤恳努力,终有抱得美人归的那天。

  而丽姐,就是我首要拿下的对象。

  “那丽姐,我们继续吧。

  ”经过这一个小插曲,我渐渐放开了手脚,欲念压制之后,手里的功夫越发的得心应手,短短不到十几分钟的时候,便弄得她气喘吁吁,哀叫连连。

  “嗯……小龙,按的好……太棒了……”丽姐两颊晕红,杏目紧闭,嘴里轻呼着兰气,表情似嗔非嗔,那娇俏的模样,迷死人了。

  只见她莹润的嘴唇微微张合,红嫩的小舌来回游移,此时的我,真想抱住她狠狠亲下去,去品尝那甘甜的水液,那诱人的檀香。

  我想睡她!如果能和这样的妖精融为一体,让我少活十年也愿意!不行,我一定要控制自己!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就一切都完了,丽姐即使不会怪罪我,也会看轻我,像我这么沉不住气,以后怎么为其他客人服务。

  心里这样想着,牙齿轻咬了一下舌尖,总算恢复了几分清明。

  按摩还在继续,我努力的集中注意力,不觉间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好,小龙,你按的我真舒服,继续,继续啊……”此时的丽姐,忍不住向上翻着白眼,腰身微微拱起,仿佛已经不知身在何处了。

  能让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我的内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同时自信心也大大的增强,只要我控制自己,不轻易动那种念头,就能很好的胜任这份工作。

  现在的我最缺乏的就是耐心,只要我能咬紧牙关,不被眼前的美色所诱导,就能突破障碍,未来收获的更多!受到鼓舞的我,力道不断的加重,那绵软的妙物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变换着形状,这手感,美妙极了!突然,丽姐的身体剧烈的颤动起来,她猛地抓住了我的手,“好了,够了,别再欺负姐姐了。

  ”谁在欺负谁啊?我面露苦涩,光能摸不能吃,没有什么事比这更折磨人了。

  “怎么了丽姐,是我的力道太重了吗?”“不,你做的非常好。

  就是要这个样子,专心的为客人服务,这样才不会出现什么令人难堪的事。

  你知道吗?就在刚才,我差点以为你能看到了!”丽姐呼吸粗重的说道。

  丽姐一句话,吓的我魂都差点飞了,头顶直冒虚汗,心里暗暗庆幸,幸亏我及时调整了状态,不然就被看穿了!看来,我的定力还不够,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才行。

  “你今天表现不错,我想,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后面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丽姐眼神躲闪,俏脸晕红,显是觉得这种事很羞人。

  下一步!一听她这样说,我登时激动起来,不为别的,就为能探访她的秘境,之前的所有忍耐和铺垫都值得。

  “小龙,你还没有见识过女人那里吧?”丽姐眼神向下飘,娇羞的说道。

  我老实的点点头,长这么大也就是早上在浴室时匆匆一瞥,扫了表嫂那里一眼。

  她美目羞涩的看了我一眼,头偏向了一边,“来吧,丽姐为了你,豁出去了!”“嗯!”我重重点头,我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想不到今天就能有这样的机会。

  接着,丽姐伸手到腰间,将自己的腰带一解,抬起身子将短裙褪了下来。

  她不知道我已经能看得见了,所以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停顿。

  一切都准备完毕之后,她脸上红艳艳的,双眼迷离的看着我,“小龙,可以了,你试着摸摸看。

  ”在一旁的我早已等的口干舌燥,只是碍于要装瞎,所以并没有着急付诸行动。

  丽姐是那种身材修长苗条的女人,和大明星李冰~十分的相像,长腿笔直,腰身窄小,可却丝毫不影响视觉上所带给我的震撼。

  比起表嫂,她是另一种类型的美女,两人各有千秋,各有独到之美。

  看到那薄如蝉翼,紫色镂空的小三角,我的眼睛瞪得溜圆。

  只见那微微隆起的弧线上有着一团幽影,神秘而性感,让我登时就有一种想要去抚摸的冲动。

  “小龙,来,摸摸我那里试试看。

  ”说着,丽姐白净无瑕的玉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带到了她的秘境之前。

  此时,我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手颤颤悠悠的伸了过去。

  “嗯……”一声猫吟,听得我骨头都酥了,真是个妖精,我没见过其他女人享受时的表情,但是我心里却很确定,不是每个女人都像丽姐这样骚魅入骨,勾人心魄的。

  “感觉怎么样?”丽姐娇声问道。

  此时的她眼带春情看着我,轻咬尾指,那娇憨的美态,逗得我全身的毛孔都张了开来。

  我的动作很轻,像是在摩挲一件艺术品。

  温热滑腻的触感,通过指尖传递到我的身体里,再到大脑皮层,让我浑身颤栗不已。

  相信丽姐也是同样的感觉,眼前的她双腿不住的并拢,扭动,再加上那含羞带怯的表情,真是迷死人了。

  “很,很舒服。

  ”我微微低下头,一脸的燥热。

  丽姐笑了,含羞的眼眸直盯着我,“告诉丽姐,你摸到了什么?”绒绒的,绵绵的……我的心跳不住的加快,抿了抿嘴唇说了两个字。

  或许是我说的话太直白了,丽姐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飘向了一边,小声啐骂了一句,“小坏蛋!”闻言,我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很是兴奋。

  人们常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现在看来,还真有几分道理。

  不知怎么,看着眼前的景象,我脑中竟想起了表嫂。

  每天晚上她都那个,不知那里……正当我不觉间陷入沉思时,丽姐突然郑重的对我说道:“小龙,丽姐摸都让你摸了,这事千万不能让人知道,明白吗?不然丽姐可没法活了。

  ”“丽姐放心,我知道你是为了帮我才这样做的,这是我们的秘密,就算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

  ”我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那就好,丽姐相信你。

  ”面对丽姐无条件的信任,我心里满是感动,她真的是个好女人,谁娶了她,真是一辈子的福气。

  我的手又一次的伸到了那里,随着我轻轻的揉动,她的双腿不可自抑的合拢,竟将我的手指夹住了。

  “丽姐,你放松点,这样我没法动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的心里真不是一般的受用,呼吸都不由粗重了几分。

  “好小龙,姐真是怕了你了,你再慢一点,心疼一下姐,好吗?”丽姐被折磨的快不行了,主动向我求饶。

  看到平时的女强人竟在我面前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猫,我的心里有种莫名的爽感。

  “好的,丽姐。

  ”“嗯……啊……”女人的身体真的就像装了按钮一样,我轻轻触碰一下,她就整个卷缩起来,俏脸红彤彤的,说不出的可爱。

  渐渐的,我觉得她也没那么吓人了,心里跟猫抓了似的,不住在想,要是我大着胆子要了她,她会不会就从了我。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毕竟她可是在帮我,而且我只要一步步来,不怕吃不到她这个妖精,犯不着现在冒险。

  丽姐教了我很多东西。

  如何找到女人的敏感点,面对女人不同的反应要用什么样的手法,什么样的节奏。

  在这之前,我还以为这种事很简单,听完后,才知道自己只是一只井底之蛙,对女人了解的太少了。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一步,丽姐和我都呼吸急促了起来。

  由于她今天并没有带置换的小裤,所以她一再的告诫我,感觉情况不对后,要立刻停下来,否则事情就大条了。

  我很紧张,这个度要我自己把握,她什么时候来,我怎么知道。

  不过事情已经进行到这里,硬着头皮也要做下去。

  而且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感受……我的手慢慢探向前,已经到达了边缘,眼看就要……‘咚咚咚’“小龙,我回来了。

  ”一声女人的喊叫,惊醒了我们。

  糟了!表嫂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惊慌的站起身来,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手足无措,完了,要是表嫂看到我和丽姐这样她会怎么想?“别急,你先去应付她,我来收拾。

  ”丽姐抓着我的手臂说。

  看着丽姐如此淡定的样子,我也稍微放心了一些,毕竟表嫂没有看到,再加上我是个瞎子,开门慢一点也没关系。

  “来了。

  ”我高喊了一声,手持盲杖,不紧不慢的向门口摸索过去,为丽姐留下了充足的时间。

  门打开后,表嫂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今天出门太匆忙了,忘了带钥匙。

  ”我心有余悸的笑了笑,“没事嫂子,人都有粗心的时候嘛。

  ”吓死我了!幸亏表嫂没带钥匙,不然让她就这么冒然闯进来,表嫂肯定会嫌弃我吧。

  此时,我心里竟生出一种愧疚的感觉,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表嫂等我让开身子,闪身走了进来,正想说什么,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丽姐,“徐丽,你怎么来了?”她的表情很惊讶,除了疑惑之外,好像还掺杂了别的东西。

  “我是来看望小龙的。

  对了,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先告辞了。

  ”丽姐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动作优雅,先前的事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来者是客,没有赶人的道理。

  表嫂很快就反应过来,热情的笑着说道:“别着急的走啊,我马上就去做饭,吃完我们聊一聊。

  ”丽姐和表嫂是关系极好的闺蜜,从高中时就认识,不然也不会接纳我这个瞎子了。

  不到一会的功夫,饭菜就上了桌,表嫂的手很巧,做出的每道菜不仅精致,而且香气扑鼻,让人看着就眼馋。

  但是很奇怪的是,她们谁也没有动手的意思,让肚子里空空如也的我看得很是不解。

  “嫂子。

  ”我唤了一声表嫂,“可以吃了吗?”“当然,你吃你的,不用管我。

  ”表嫂看都不看我一眼,眼睛里只有丽姐,如果不是我能看到,还不知道她对丽姐有这么大意见。

  这是怎么回事?她们的关系不是很好的嘛,怎么搞的跟像仇人见面一样,彼此提防的看着对方。

  “我也没有什么胃口,要不,雪晴,我们到你的房间里聊聊吧。

  ”说着,丽姐已经站起身来。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

  ”于是,两人一口都没吃,就把我一个人晾这儿了。

  心中疑惑,急于想知道事情真相的我本打算等她们进入房间,关上门之后去偷听,没想到表嫂早有先见之明,在房门前停下脚步,警告我道:“我们两人说点私房话,你一个大男人可不要偷听哦。

  ”“哦。

  ”我弱弱回了声,心里越发的好奇。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看得我一头雾水。

  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人,怎么又和好了?“小龙,明天记得来上班。

  ”丽姐灿然一笑,转身就走。

  目送着女人贴身的短裙下,不算饱满但却挺翘结实的两瓣,一扭一扭的渐渐远去,我暗暗咽了口口水,只有我知道,她那不被外人所知的幽境早已泥泞不堪,急需要有人帮忙,可是现在的我却脱不开身,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

  这时,表嫂突然出现在我的身旁,“还没吃饱吧?走,我们一起去吃,我也正好有事要问你。

  ”问我?听到表嫂这样说,我的心里突然忐忑起来,难道我跟丽姐的事被发现了,还是丽姐把情况主动说了?坐在饭桌前,我闷不做声的一口一口的往嘴里扒着饭,等着表嫂先开口,就像等待审讯的犯人。

  “跟我说说吧,你跟丽姐进行到哪一步了?”表嫂的表情很冷淡,隐约间还有一股怨气。

  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厉害,我自认为已经掩饰的很好了,可还是被表嫂看出了端倪。

  “嫂子,我只是帮丽姐简单的按摩了一下而已。

  ”这个时候,打死都不能承认我们有什么,不然就真完了。

  “简单的按摩?”表嫂直愣愣的看着我,满脸的不信。

  跟着她摇头道:“小龙,你太让我失望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对我撒谎。

  ”听了表嫂的话,我自责的低下了头,心里像被揪着一样难过。

  表嫂是我最在乎的人,而我却伤了她的心!“你不说我也知道。

  我认识丽姐比你要早,她有什么鬼心思,能瞒得过我吗?”“嫂子,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丽姐真的没什么。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见我态度坚决,表嫂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小龙,嫂子知道你不容易,一个年轻小伙子,又是在那种地方工作,难免会对女人有幻想。

  可是,可是你不能跟丽姐好呀。

  ”我不明白,为什么表嫂对丽姐有这么大的成见。

  后来,表嫂和我说起了一些事,说丽姐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勾搭男人,经常脚踩两只船,风评很不好,这也是她坚决反对我去丽姐那里工作的原因。

  这些事到底是真是假,我无从确认,只是从表嫂口中听到丽姐是这样的人后,我心里莫名的堵得慌,心情变得异常的烦躁。

  “小龙,嫂子知道你喜欢女孩子,想要跟女孩交往,可是你不能……”看表嫂的表情,我就知道表嫂想说什么。

  她反对我和丽姐亲密,但是又顾及到我是个瞎子,不好给我介绍女朋友,所以很为难。

  “嫂子,我……”我想把复明的事告诉表嫂,可是心里又有些犹豫。

  告诉她又能怎么样,我失去不只是光明,还有时间和经历。

  除了按摩,我什么都不会,短时间内如何在社会上立足?“算了,只要你肯听嫂子的话,给你介绍女朋友的事,包在我身上。

  我保证,一定给你介绍个比丽姐好十倍好百倍的女人。

  ”表嫂一脸认真看着我。

  听了她的话,我并没有表现的有多兴奋。

  没办法,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谁会看上我这个瞎子,尤其还是比丽姐更好的女人。

  看我无动于衷,表嫂急了,“怎么,你不相信嫂子?”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有,就是嫂子,我这个情况……”“我说话算话,如果我做不到,就……”“就怎么样?”我直盯着她。

  只见表嫂突然脸红了起来,微微低下头,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要是嫂子做不到,嫂子就……”虽然没有了下文,可我却整个沸腾了起来,心跳得像打鼓一样。

  我猜想,她是不是想说,如果做不到的话,就自己当我的女朋友。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空穴来风,陈有亮和表嫂办事时,不只一次提到过我的名字,每当他这样说的时候,表嫂那边就没有了回应,也许,她真的对我有感觉也说不定。

  “小龙,嫂子一定可以帮到女朋友的。

  ”表嫂眼神躲闪,或许是因为她之前的话说的太暧昧了。

  此刻,我多想拉着她的手对她说,我谁都不要,只要你!回想起我们相处时的场景,她的温柔,她的善良,无一不让我心动。

  还有,在浴室时看到的那一幕,无数个夜里听到的呢喃声,陈有亮和她办事的话,种种种种。

  我的心告诉我,我想爱她,我想占有她,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有多迷人,多好。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趴卧着的秀美婶忙是扭头,一看到他,不由得嗔怪道:“你个死小川,怎么才来呀?都痛死你秀美婶我了,哎哟喂!”杨小川不急不忙的先将他的那个木药箱给搁好,搁在了床头旁的那把木凳子上,问道:“没摔裂吧?”“哎呀,婶怎么晓得有没有摔裂呀?反正就是好痛啦!你是医生,你看看有没有摔裂不就成了么?”“那……”刚说个那字,就只见杨小川的脸颊微微的泛红了……面对个女人,他还是有些放不开。

  不过就秀美婶这个卧姿来说,也着实容易令他有些小想法什么的。

  秀美婶那个着急呀:“哎呀,你那个啥呀?你说咋整就咋整呗!婶配合你就是啦!”说着,她扭了扭屁股,又问:“是不是要婶把后面的衣衫掀开?然后把短裤往下放一放?然后你好检查尾巴骨?”“嗯。

  ”杨小川也只好点头应了一声。

  秀美婶便道:“哎呀,不就这点儿事嘛?你瞧你瞧磨磨唧唧的干啥呀?瞧你那脸红的,你还是不是医生呀?没有给女人瞧过病还咋地?”这一边说着,她就一边伸手到背后,将后边的衣衫往上一拽,然后直接就将她那条花短裤往下一拉……杨小川瞅着,呆呆的一怔,有种彻底被打败的感觉。

  这秀美婶的手法也忒重了,人家小川医生的意思露出尾椎骨就好了,可她那一拽花短裤,貌似有点儿过了吧?这闹得小川医生是面红耳赤的,都呆(啊啊啊好棒)愣了好一阵子才愣过神来。

  完了之后,他这才大致的瞧了瞧她尾椎骨那儿……可是这瞧了瞧之后,他的眉头就不由得紧皱了起来。

  她好像没有摔着哪儿呀,尾椎骨那一块儿没红没肿、没紫没青的,这压根就没啥事不是?于是,他也就言道:“秀美婶呀,我看你这尾巴骨没事呀!”忽听这个,秀美婶暗自微怔了一下,心里不由得又气又恼的,心想,他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呀?都这样了,他还不明白呀?这村里还真有拴在树下的牛不会吃草的?事实上,她压根就没有摔着那儿。

  用村里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她发浪了。

  因为打自春节后,她家男人就出去打工去了,这都六月份了,半年过去了,没沾过男人的边了,能不想么?见得这杨小川还真犯傻,她不由得言道:“哎呀,都痛死你秀美婶了,咋会没事呢?要不你摸摸,指定是摔着了哪儿?要不然怎么会那么痛呢?”可是杨小川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傻,他也是识破了她那点儿鬼心思,所以他便回道:“摸就不用摸了吧。

  反正这没红没肿的,也没紫没青的,没啥大毛病。

  你要是真说痛的话,我就给你开点儿草药吧,回头你自己捣碎了,敷在尾巴骨那儿就成了。

  ”忽听这个,秀美婶心里那个气呀,又是那个恼呀,真想干脆不装病了,真想直接爬起来把他小子给拽过来就给那个什么了。

  但,她又怕这事回头会被他小子给传出去,要是那样的话,那她以后在村里还怎么见人呀?那还不得羞死哒呀?再说,这种事情,她也只能给予对方暗示,引得对方主动,才能商量着保密。

  可是她都这样了,杨小川这小子愣是不上钩,她哪有辙呀?为了再坚持一下,没辙了,她也只好媚声的冲杨小川问道:“要不要……婶再把短裤往下拉一拉?”谁料,杨小川便是回道:“不用了,该看的我都看到了。

  我没有那么重的口味。

  我看秀美婶压根就没病,所以我就先走了吧。

  以后要是秀美婶有啥病的话,就去我那诊所吧。

  ”话毕,只见他小子背起他那个木药箱,扭身就出门了。

  气得秀美婶嗔恼的抄起个枕头就朝门口丢去:“你等着,老娘早晚要……”待从秀美婶她家出来后,杨小川仍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心说,白跑一趟也就算了,居然还差点儿就失了身,真是郁闷呀!就算我杨小川再怎么无所谓,但在这种事情上,也不至于饥不择食不是?也要稍稍的过得去不是?怎么也得稍稍年轻一点儿的,脸蛋凑合一点儿的吧?正在他郁闷的沿着村道往回走的时候,莫名的,只见一个小女孩正迎面朝他跑来:“小川叔!”杨小川忙是抬头瞧了一眼,忽见莲花正在朝他跑来,他也就问了句:“咋了,莲花?”“那个……”莲花忙是加快几步,跑到杨小川的跟前,仰着头、一脸无邪的看着他,“小川叔,我妈妈要我问你,我们家那条母狗和二傻子他家那条公狗扯在了一起,分不开了,咋办呀?”“……”杨小川一阵汗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回道,“那个……没事,等它们办完事了,就自然分开了。

  ”可莲花听着,两眼却是懵然得一愣一愣的:“小川叔,啥叫等它们办完事了呀?”“……”杨小川又是一阵无语,然后说了句,“你回去将小川叔的原话告诉你妈妈,你妈妈就懂了。

  ”“哦。

  ”莲花懵怔的应了一声,然后又是愣了愣眼神,忽然说道,“哦对了,小川叔,我妈妈还说……她不舒服,要你去我家帮她看看病。

  ”忽听她这么的说着,杨小川也就耐心的问了句:“你妈妈哪儿不舒服了呀?”“嗯?”莲花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回道,“我也不知道。

  反正我妈妈就说她浑身都不舒服,这儿也不舒服、那儿也不舒服,她就是要你去我家。

  ”听得这个,杨小川不由得有些郁闷的皱眉一怔,这都是咋了?咱们这小渔村的女人咋都这样呀?想着,他也就对莲花说道:“那个……莲花呀,你回去告诉你妈妈,就说小川叔治不了她那不舒服。

  ”“可是我妈妈说你能。

  她说你是医师,能治百病的。

  ”“但你妈妈的那种不舒服,你小川叔真治不了。

  ”“那我妈妈是哪种不舒服呀?”“……”杨小川顿时一阵语噎,又是一阵汗颜,然后只好解释道,“你回去跟你妈妈说,她知道的。

  ”“哦。

  ”莲花懵懵怔怔的应了一声,“我知道啦。

  ”完了之后,莲花也就转身跑着回家了……只是杨小川依旧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忽然在想,看来老子作为小渔村唯一的留守青年,怕是真难以坚守这圣洁之身了呀?怕是早晚都会被咱们村里的这群母狼给吃了呀?因为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打工热潮逐渐兴起,到了九四九五年,逐渐的,村里的年轻人和中年男子都南下打工去了,他们也都是要到过年那会儿才回来过个年,然后又走了,所以常年留守在村里的也就是老人、妇女和小孩了。

  至于村里唯一的留守青年,也就杨小川了。

  这时间一长,身边没个男人,村里的那些女人们也得有些寂寞难耐了,所以呢……也都打起了杨小川的主意来。

  今日个不是这个肚子痛,明日个就是那个不舒服,都是要叫杨小川上门就诊,这等杨小川上门了之后,完全就不那么回事了,一个个都是猫闹春似的。

  可惜的是,咱们小川医生也不是那种节操掉一地的人,也是有原则的,也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是治不了她们的那种不舒服的。

  但她们老是那样,咱们小川医生在想……貌似有句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貌似咱们村里还有句话说……哪有牛拴在树下还不会吃草的呢?所以……躲得过初一,怕是躲不过十五呀?……这会儿,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沿着村道往回走着,心里不免又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在想,沈玉芬咋就不闹那等不舒服的病呢?要是她闹的话,我杨小川倒是乐意帮她治治那病!他一边有些闷闷的胡思乱想着,一边沿着寂静的村道往回走着……一阵阵山风吹来,捎带着山间的草木腥味,还有田间稻香,令人闻着,沁心入脾的。

  这宁静的小渔村,好似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所谓小渔村,是因为村口有条河流经过,将整个村子给阻隔在了一个山角落似的,故名小渔村。

  由于村子四周都是山,地势所致,所以也就导致了房屋比较分散,不是很集中,这边山头几户、那边山头几户的,零零散散的。

  别看村子不大,只有那么百来十户人家,但这山山水水的,看上去,风景还是挺美的,且四季常青,气候宜人。

  但,说实话,对于杨小川来说,窝在这个小村子里当名小医师,着实是没啥意思。

  有时候想想,他也想外出打工了,只是自己除了医术,也不会别的,所以也就只能是暂时的窝在这个小山村里。

  当然了,他也有着人类最伟大的梦想,那就是等攒点儿钱,娶个媳妇,生个孩子,为杨家传宗接代。

  因为杨家到了他这儿,也就是一脉单传了。

  按说,他也算是出身于医世之家,因为他也传承了爷爷的医术。

  他太祖也是以医为生。

  他爸也是跟着爷爷学医的,只是十六年前他爸遭遇不幸,过早离世了。

  后来,他妈耐不住寂寞,不甘守一辈子的活寡,所以也就改嫁了。

  那时候,他还小,还只有三岁,只是听大人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然后他妈就真的改嫁了。

  他爷爷为了保住杨家不断了香火,所以也就没有让他妈将他带走。

  也就是说,是他爷爷将他抚养成人的。

  原本他爷爷是不想让他再从医了,想送他去读大学,让他走出这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子。

  只是奈何老人家年岁已高,也是力不从心了,最后也只能送他读到高中了。

  对于杨小川来说,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去年爷爷过世一事了。

  对此,他也是心存愧疚,因为他觉着爷爷将他抚养这么大了,而他却是没能让爷爷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爷爷就那么的走了,所以他觉着愧疚。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传承爷爷的医术了……一会儿,待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回到家时,莫名的,只见村里的菜花婶坐在他家堂屋门前的门槛上。

  这菜花婶忽见杨小川回来了,她就立马就诡异的媚笑道:“你个死小川,上哪儿去了呀?婶都坐这儿等你大半天啦!”见得菜花婶那样,杨小川立马就有些发毛的皱了皱眉头:“那个……菜花婶呀,你又哪儿不舒服了呀?”菜花婶则是没羞没臊的笑道:“还有哪儿不舒服呀?不就是婶的那儿有点儿痒嘛,来来来,快点儿吧,你快开门吧,进去帮婶瞧瞧!”听得这个,只见杨小川的脸颊就有些泛红了,但相当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一边打开堂屋木门上的铜锁,一边回道:“那个……菜花婶呀,瞧就不用瞧了,我直接给你开点儿药吧,你回去熬水洗洗就好了。

  ”可菜花婶则是忙道:“上回你不就这样么?不就直接开了点儿药要婶回去熬水洗洗么?这不……没好不是?还痒不是?所以你还是帮婶瞧瞧吧,看看究竟都咋回事吧?”杨小川轰然一声推开堂屋的木门,回了句:“菜花婶呀,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治不了了,你还是去镇医院瞧瞧吧。

  ”“咳!你这瓜娃子呀,婶不是不想去镇医院么?婶就是想在你这儿治不是?”“可是……我真的治不了!”“哎呀!婶说你能你就能!其实挺简单的!”说着,这菜花婶就一把拽着杨小川的胳膊,“来来来,上你家里屋,你就帮婶瞧瞧吧!”杨小川那个眉头紧皱呀:“菜花婶呀,你别急成不?你也得等我把医药箱给放下了吧?”“成成成,那你就快点儿吧!”杨小川则是不急不忙的扭身走到堂屋的黑木桌前,将背着的木药箱给搁下,然后扭头冲菜花婶说道:“菜花婶呀,瞧就真的不用瞧了。

  我帮你把把脉就成了。

  你说上回没止住痒,可能是我下药没对症吧?”可是哪晓得这菜花婶扭身过来,又是一把拽着他的胳膊,愣是要把他往他的里屋里拽:“哎呀,把啥脉呀?你这瓜娃子呀,你帮婶看看咋了?婶都不怕羞,你说你一个大小伙子的,还是医生,你说你还怕个啥羞呀?再说,你是真木还是假木呀,不是药就能止痒的,懂么?”杨小川这个无奈呀,眉头紧皱着,不是他不想帮她,而是他真没有那个胃口呀!想想,这菜花婶长得是三大五粗的,哪儿都一样大似的,且身上还有着一股子狐臭味,要是哪个男人还有那胃口的话,那也真是够令人佩服的了。

  见得她愣是要这样拉拉扯扯的,杨小川可是有些急了,忽地一晃膀子,甩开她的手:“我说,菜花婶,你能不能不这样呀?”忽见他小子这样,还急了,菜花婶不由得一愣:“哟呵?你这瓜娃子还装什么斯文呀?装什么大头蒜呀?别以为你爬村长家的墙头那事,老娘不知道?你说你还装什么装呀?难道你就情愿爬墙头偷看沈玉芬,也不看送上门的我么?”听得这菜花婶这话都说出来了,杨小川又是眉头一皱,也就忍不住说了句:“这女人和女人……它不一样好不?”“有啥不一样的?婶不是女人呀?她沈玉芬有的,婶没有呀?她沈玉芬无非也就是皮肤白一点儿,脸蛋好看一点儿,除了这个,哪儿不一样呀?”听得这话,杨小川甚是无奈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也懒得跟她扯这烂七八糟的了,便是话锋一转:“好了,菜花婶,你要看病就看病,别搁这儿拉拉扯扯的好不?再怎么说,我杨小川也还是个没娶媳妇的大小伙子好不?所以你这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呀?这被人家说三道四的,以后我杨小川还怎么娶媳妇呀?”“哟哟哟!还成何体统?”菜花婶不由得讥讽道,“瞧你个瓜娃子,你以为你多读几年书,就搁婶面前拽词了是吧?告诉你,杨小川,你可别在婶面前假装正经了,可别埋汰婶了!就你,偷看沈玉芬那事我就不提了!你说你,就去年人家李家大儿子结婚的时候,你不也大半夜的趴在人家窗户么?搁村口那树林里,你不也偷看了人家刘美丽么?就你,还搁婶面前假装正经呢?”听得菜花婶这一顿数落的呀,咱们小川医生的脸终于有些挂不住了,泛起了一阵阵囧红来……事实上,他也着实不是啥特正经的玩意。

  那爬墙头、趴窗户、钻树林等等等,这等事,他杨小川也是没少干的。

  所以这在菜花婶面前装正经,着实是有点儿颜面扫地。

  但,他也是有针对性的,不是是个女人他都偷看的。

  正如他自个所说,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好不?只是现在这菜花婶这般的缠着他,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过了一会儿,没辙了,他也只好说道:“我偷看也好,偷听也好,那是我的事情,你菜花婶还管不着呢!成了,你要是真来看病的那就看病吧,要不是成心来看病的,那么你就请回吧!你没事,我还有事呢!”“哟呵?”菜花婶感觉有些看不懂他小子了似的,“你个瓜娃子还真装上了呀?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忽听菜花婶那么的说着,杨小川不由得浑身微颤了一下,貌似还真有点儿惧她似的。

  事实上,他也知道,这个菜花婶可是很能缠人的。

  上回,他就是玩了个临阵脱逃,才保住了自个的圣洁之身。

  因为这菜花婶可不像村里的其她女人,她可是真放得开,且还会软硬兼施。

  反正她是个寡妇,谁爱说啥就说啥去吧。

  别说是杨小川,就是村长,她菜花婶都曾软硬兼施过。

  见得实在是没辙了,杨小川也就说了句:“菜花婶,你要真这样的话,我可会报案的哦!”可是菜花婶则是回道:“你要报案就报案呗,他们派出所管得了抢、管得了偷,还管得了老娘和男人睡觉咋地?”“……”杨小川彻底无语,一阵狂汗,只觉这菜花婶太彪悍了……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真是没辙了,杨小川也只好求饶道:“菜花婶,你就放过我吧!不管咋说,我杨小川还是个未婚青年呢,将来还要娶媳妇呢!”可菜花婶则是忙道:“将来娶媳妇那是将来的事情,你说你个瓜娃子的怕个啥呀?再说,咱们小渔村也没有与你年龄相当的姑娘不是?即便你要娶,将来也只能娶个外村的姑娘不是?”“……”杨小川彻底被打败了,真不知道再说啥是好了,只是觉得这菜花婶不仅彪悍,还一套一套的说词,只要他一句话过去,她就立马一句话给反回来了……见得杨小川再也没啥可说的了,这时,菜花婶装温柔似的拽了拽他的胳膊,在他耳畔柔声道:“好啦,你个瓜娃子就别磨蹭了。

  咱们赶紧的进你家里屋吧,完事后,婶还得回去做饭吃呢。

  ”杨小川听着,实属无奈的扭头看了看她,然后说了句:“那……菜花婶呀,你还是赶紧回去做饭吃吧。

  ”忽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菜花婶不由得又是一瞪眼:“你?我说……你个死小川,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没辙,杨小川又是紧皱着眉头,显得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

  菜花婶瞅着,又道:“我说你个瓜娃子咋就这么木呢?你说这事,有多少男人想要还要不着呢,可是你个瓜娃子……你说婶都这样了,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呀?”趁机,杨小川忙是说了句:“那你还是去找别的男人吧。

  ”“你说你个瓜娃子又想存心气婶了不是?咱们小渔村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都跑光了,都外出打工去了,这村里除了你个瓜娃子,哪还有个能雄起的男人呀?这耕地都没有男人了,哪还有男人耕田呀?要是有的话,也不至于这么苦了婶不是?”可杨小川又是说了句:“不是还有不少老头么?”“那都是些歪把茄子了,还扯啥呀?”趁机,杨小川便是没辙的来了句:“我也一样。

  ”“你小子就是胡扯!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咋可能嘛?”说着,菜花婶又是没羞没臊的说道,“我还不知道,你个瓜娃子的不就是嫌弃婶长相不好么?可是婶告诉你,这女人呀,不论美丑,其实都一个样儿,没啥两样的!”说着,她话锋一转:“好啦,你个瓜娃子的就别磨蹭了!”可杨小川还是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也不吱声了,反正就站那儿不动。

  菜花婶可是有些急不可耐了:“你要再这样,婶可就真来硬的了哦!”杨小川还是不吱声,只是心里在想,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没想到他这个留守青年的门前也这么多的是非,真是郁闷呀!随之,他又在想,既然她们都以看病为由,那么以后老子干脆不开这个诊所得了个屁的,反正也赚不了几个钱……正在这时候,村里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喂—喂—喂—现在开始广播,请村里的杨小川杨医生听到广播后,请速到村口去一趟……”还正在广播着呢,忽然,就只见村口的王老头忽地一下窜进了杨小川他家堂屋,急切切的嚷嚷道:“小川,快!拿上你的药箱!赶紧的!村口那儿正人命关天呢!”这又是广播,又是上门来叫人的,不由得,杨小川忽地一怔,忙是冲王老头问道:“村口那儿都咋了?”“你先赶紧的拿上你的药箱吧!”王老头急切切的回道,“那个谁……咱们的镇委书记正奄奄一息的呢!所以,你得赶紧的!”“镇委书记?”杨小川又是一怔,一边急忙的拿上他那个木药箱,“您是说……咱们邬柳镇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对!”王老头急切切的点了点头,“就是秦书记!”“他……他怎么跑来咱们小渔村了呀?”“哎呀,你小子就先别问那么多了,赶紧的吧!”“成成成!”杨小川连忙点头的同时,也就忙是扭身出门了……王老头则是紧忙的跟上了杨小川的步伐……这会儿,菜花婶瞧着杨小川那个死小子就这么的闪人了,她两眼一愣一愣的,那个郁闷呀,忍不住心说,这个死小川,非得磨磨蹭蹭那么老半天,结果闹得老娘这回又没办成事,真是……唉……下回老娘可就不跟他个死小子磨叽了,直接将他小子给拽进里屋再说,老娘就不信他还真不会吃草?由于人命关天、情况紧急,所以村口的王老头进来后,也忘了看这菜花婶了,只顾急切切的拉着杨小川走了。

  菜花婶她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呀,又在想,刚刚要是那个死小川不磨蹭那么久的话,事情都办完了不是?咱们这小渔村如今连个男人都没有,还真够闹心的呀……待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急匆匆的赶到村口的时候,一眼就望见了河对岸的河滩上有几个老头围着蹲在那儿,还有村长也蹲在他们当中,他们一个个都一脸焦虑之色,都在焦急的瞅着河滩上躺着的那个人……貌似躺着的那个人就是镇里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瞧着那惊心怵目的一幕,杨小川没敢多想什么,只顾急匆匆的沿着河滩跑下去,直奔河上的那座木桥而去……当杨小川跑上了木桥时,村长忽听那‘咚咚’的脚步声,他忙是扭头去瞧了一眼,忽见是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来了,村长便急忙嚷嚷了起来:“小川,快点儿吧!”听着村长的嚷嚷声,杨小川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跑过木桥,然后扭身就朝河滩那方跑去了……待跑到跟前时,停下步伐,他不由得一阵气喘吁吁的:“啊呼……”没等他喘匀气,村长又是催促道:“那个……小川,你快点儿吧!”由于人命关天,所以杨小川也就忙是取下背上的医药箱,给搁在一旁的地上,一边在秦书记的跟前蹲了下来……待他大致的瞧了瞧秦书记的面色之后,不由得暗自一怔,这……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呀?此刻,躺在河滩上的秦书记好似已经没有了啥意识,只是一脸扭曲、痛楚的躺在那儿,好像之前他已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挣扎,那脸色憋得乌青乌青的,两个眼袋也是乌黑乌黑的、鼓鼓的,整个面部已经浮肿了。

  根据杨小川的初步判断,应该是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要么就是秦书记自个想不开,想寻短见?暂且先不管是啥原因,还是救命要紧,所以杨小川扭身过去,就打开了他的那个医药箱,从中取出了一瓶乌黑乌黑的药液来……这是他自个用中草药熬制的祛毒散,能在短时间内缓解中毒的症状。

  以最快的速度取出药液后,他这才伸手探了一下秦书记的鼻息,貌似还没死,只是气息非常微弱了,能不能救醒,还不好说?暂不管那么多,他只顾急忙冲对面蹲在的村长说道:“村长呀,你来帮个忙,帮我把秦书记的嘴巴给掰开!”村长听着,没敢含糊,忙是挪步过来,立马就用两手给掰开了秦书记的嘴巴……于是,杨小川也就将那一整瓶的药液一点一点的灌入了秦书记的嘴里……要是这药液不管用的话,那么恐怕还真就有点儿棘手了?因为秦书记貌似完全没有了意识似的,药液滴入他的嘴里后,他也没有下意识的往下咽。

  只能是等药液顺着他的喉管滑下去了,杨小川才继续往他嘴里滴入药液,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灌着。

  旁边那几个围观的老头见着杨小川已经在施救了,他们也就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似的,于是其中的李老头忍不住问了句:“呃,老刘呀,你是咋发现秦书记躺在这儿的呢?”老刘回道:“我这不想去一趟镇上么?然后我在过桥的时候,也就发现了有一个人趴在河边上的水里,当时我还以为那个人想不开想要投水自尽呢!”于是,王老头忽然插话道:“也就是说……一开始秦书记还趴在河水里?”“对。

  ”老刘点了点头,“然后我不赶忙走过来看么?当时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咱们镇里新来的秦书记,就看见他的手还在微微的动,好像是在挣扎似的,我就感觉这个人可能不想死,所以我这不就赶紧的将他拖到了河滩上么?我这也老了,没啥力气,拖了好久才给拖上来。

  等我给反转过来一看,忽见是咱们镇里新来的秦书记,好家伙,吓了我一大跳!我这都差点儿被吓死过去了!”李老头听着,不由得皱眉道:“这事就怪佬?你说这秦书记……无缘无故的,他咋就……”王老头忙道:“得了!我们还是别瞎猜了吧!这事……估计也只有秦书记自个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看小川能不能救醒秦书记了吧?”“……”一会儿,待杨小川将整瓶药液都给灌入到秦书记的嘴里之后,村长见得秦书记还没反应,他不由得冲杨小川问了句:“小川呀,你的这药……管不管用呀?”杨小川听着,也是担忧的瞅着秦书记,回道:“要是不管用的话……可能就……”一边说着,杨小川一边解开了秦书记的衣扣,然后用手在秦书记的胸口来回的搓揉着……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见得秦书记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似的,杨小川不由得倍觉棘手的皱起了眉头来,想了又想的,在想还有啥办法能够尽快的缓解中毒的症状?想着想着,他也只能尽力试试了,忙是取出了银针来,赶忙的点着酒精灯,开始给银针消毒……村长瞅着,不由得疑惑的问了句:“这针灸法能管用么?”杨小川回道:“试一试吧。

  应该能排出一些毒来?我也只能是尽力而为了。

  ”因为他已经想好了,实在不行,最后一招,也只能是采取内气疗法了,逼出秦书记体内的毒来。

  一会儿,待在秦书记的胸口及腹部给布了数根银针之后,杨小川又从药箱里取出了一瓶药液来,又要村长帮忙掰开秦书记的嘴,然后再往秦书记的嘴里滴药……希望这样双管齐下,能见效?这回,待小半瓶药液灌入秦书记的嘴里之后,忽见秦书记的双眼眨动了一下……“有反应了!”王老头忽地惊喜道。

  “哪儿?”老刘忙是凑近了过来。

  “刚刚眨动了一下眼睛。

  ”王老头回道。

  “……”待杨小川继续往秦书记的嘴里滴药后,忽然,又见得秦书记喉咙有意识的哽咽了一下……忽地,李老头惊喜道:“有救了!看来小川这小子还真是传承了他爷爷的医术的精髓呀?”村长则是惊喜道:“小川,继续滴药吧!看来真见效了?”“……”等再过了那么大约半小时之后,渐渐苏醒过来的秦书记忽然惊慌失措的一颤,然后待瞧清蹲在他身旁的是小渔村的村长后,只见忽地一把攥紧村长的手:“老马,救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我!否则我死定了!”村长先是被吓得一颤,然后待反应过来之后,他也是一时不知所云?于是,他也只好冲杨小川问了句:“小川,秦书记他没事了吧?”“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杨小川回道,“但还得药物治疗,因为他体内的毒还没完全的排放出来。

  若是不继续药物治疗的话,秦书记可能就会慢慢的变成疯癫状态。

  ”听着杨小川在说话,秦书记扭头怔怔的看着他,问了句:“是你救醒我的?”村长忙是替杨小川回道:“对,是他。

  他是咱们小渔村唯一的医师。

  别看年龄不大,但医术很好。

  ”秦书记听着,又是怔怔的看了看杨小川,然后忙是说了句:“谢谢!”完了之后,秦书记扭头冲村长说道:“老马,我暂时在你们村躲一躲吧。

  你看……你能给安排个住的地方不?”看得出来,此时的秦书记有点儿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

  听得秦书记这么的说着,大家谁也没敢问,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大家都猜想到了,肯定是有人要陷害他。

  村长暗自想了想,怕是安排秦书记住他家不合适?因为村长在想,上回秦书记来小渔村视察情况的时候,就对他家女人眉来眼去的,这要是等他病好了,精神了,无聊了,怕是又会惦记着我老马的女人?于是,村长也就对杨小川说道:“小川呀,这样,就让秦书记暂时住在你家吧。

  反正秦书记还要继续治疗不是?这住在你家也方便不是?再说,反正你小子现在也是一个人不是?所以住你家也方便。

  ”听得村长这么的说着,杨小川有些不悦的愣了一下眼神,忍不住心想,格老子的,你马德民不就是怕人家秦书记惦记上你的女人沈玉芬么?虽然心里这么的想着,但是杨小川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吧!那就让秦书记住在我家吧!”听得这话,秦书记那个激动呀:“谢谢、谢谢!等以后我一定会重谢的!”可杨小川则是心说,得了吧,等以后你要是当了县长的话,都不知道你还认不认识老子?就你这种人,老子又不是没见过,真是的!以前我爷爷就帮镇上的一个什么主任治过病,当时他还说以后一定会报恩的,可结果呢?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去年我爷爷死的时候,他也没来送葬,真是个忘恩负义!……之后,在村长和那几个老头的帮助下,也就将秦书记送去了杨小川他家。

  待刚到杨小川他家的门口,就只见一条大黑狗从屋旁的草堆里蹿出来,冲着秦书记就是一阵狂吠:“汪、汪、汪汪汪……”吓得秦书记紧忙往后退步,心里那个低落呀,心想没想到如今连一条狗都欺负他?杨小川忽见自家的那条旺财冲秦书记一阵狂吠,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貌似感觉到了一种不妙,看来这位秦书记是位不速之客呀?想着,他忙是冲旺财说道:“旺财!好了,回去呆着吧!”没想到那条大黑狗听了杨小川的话之后,也就不吠了,显得乖顺的看了看主人,摇晃着尾巴,然后也就扭身回它的草堆了。

  完了之后,杨小川也就将秦书记安排在他爷爷生前的那间里屋里住了下来。

  虽然他爷爷已经去世一年多了,但是关于他爷爷的房间,依旧保持着原样,他一直都没有动过,只是时不时的进来扫扫尘而已。

  因为这样,他感觉他爷爷还在似的,还没死似的。

  显然,不难看出,杨小川跟爷爷的感情很深很深……不过想想,毕竟是他爷爷将他带大的,所以爷孙俩的感情很深,这很正常。

  其实,他一直不大愿意外出打工,还是因为他惦念着爷爷。

  因为在他看来,爷爷从来就未离开过似的。

  ……这将秦书记在杨小川他家安顿好了之后,村长和那几个老头也就离去了。

  这会儿,也是晌午饭时间了,于是杨小川也就进堂屋后方的厨房里去弄吃的去了。

  想着还得照顾病号,所以他也就特例为秦书记熬了些米粥。

  完了之后,他又去药房给捡了一付中草药熬给秦书记喝。

  这一顿忙活下来,不知不觉的,也就下午三点来钟了。

  待终于忙活完了,他不由得呼出了一口郁气来,然后心说,娘希匹的,村长那个狗日的真是个人精呀,这把秦书记安排在老子家,这不是尼玛折腾老子么?无缘无故的,老子这突然还得伺候那么一个玩意,真是郁闷呀!再说,还不知道秦书记这医药费怎么算?想着这医药费的问题,他小子心想这会儿也没事,没有谁来瞧病,于是他也就扭身朝他爷爷生前的那间里屋走去了……因为他的药房就设在他家堂屋里,所以也是方便。

  待他来到爷爷生前的里屋后,见得这会儿秦书记正躺在床上看书,他可是不由得有些不爽的问了句:“秦书记,您……手头上那本书是从哪儿拿的呀?”忽听这个,秦书记忙是笑微微的抬起头来看了看他,然后回道:“哦,我在床头边上这个抽屉里拿的。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100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513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628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253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640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6807.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453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