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高潮 顫抖,新手必看

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正躺在这里,顿时又尴尬的别开了脸。

  过了一会,孙静怡觉得自己一点痛感都没有了,反而也很舒服。

  等按的差不多了之后,刘兵就停在了。

  “孙姨,可以了。

  ”孙静怡直起身整理着衣服,内心竟觉得隐隐失望,不过她还是不住地称赞道,“小兵,你还真厉害。

  ”刘兵听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遮遮掩掩的回屋了。

  刘兵回到房间,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到了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他突然被楼下的声音惊醒。

  听到楼下似乎有门响的声音,而且动静很大。

  刘兵心里很诧异,这么晚了,是谁呢?他突然一想,该不会是孙晓雅吧,她今天晚上去参加同学聚会,也一直没见回来。

  他悄悄的穿好衣服,准备出去看看。

  路过孙静怡房间的时候,刘兵看她房门死死地关着,应该是不知道孙晓雅回来,还在睡觉呢。

  他就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一开门,就有一团白影扑到了他的怀里。

  任是刘兵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大晚上的,穿一身白裙子,孙晓雅还是把刘兵吓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孙晓雅趴在刘兵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刘兵哥,是,是你吗?”她扬着头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盯着刘兵,可是脑袋却一直左晃右晃。

  刘兵看她脸上红扑扑的,还一直这样站不稳,闻起来也浑身酒气。

  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竟然喝的这样醉。

  “晓雅,咱们先回屋吧!”刘兵把孙晓雅从他的怀里拉起来。

  可没想到孙晓雅却挣扎着又扑了进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睡觉。

  ”她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些生气。

  刘兵在想着该如何把她哄进去。

  可没想到孙晓雅竟然抱住刘兵,直接吻了上去。

  刘兵震惊的眼都瞪大了。

  刘兵觉得嘴里满满的都是酒的味道,其中却还夹杂了一丝丝的甜味。

  他也一时没忍住,抱住了孙晓雅。

  一时间,刘兵与孙晓雅吻得难舍难分。

  直到刘兵听到孙晓雅吸了一口口水,这才惊醒。

  刘兵停了下来,而孙晓雅又抱住了刘兵,笑嘻嘻的跟他说道。

  “刘兵哥,你看我是不是很美?”刘兵知道她现在喝醉了,说的是醉话。

  要放在平时,孙晓雅怎么会有勇气这么跟自己说话呢?刘兵点了点头,“美,你今天走的时候我就夸你跟仙女一样,你不记得了?”孙晓雅一听,很开心了笑了。

  她的手臂勾住刘兵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刘兵哥,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要你,你给我好不好。

  ”她嘴上说着,就伸出了两只手,放在了刘兵的裤腰带上。

  刚才一开始他还克制着自己,毕竟孙晓雅是范玲玲的表妹。

  可如今,刘兵是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看了看周围,他们两个现在还在门口呢,这里实在不合适。

  他也担心一会儿再把孙静怡给惊醒了,就想着先带孙晓雅上楼。

  “晓雅,听话,咱们先回房间。

  ”刘兵搀扶着孙晓雅,把她带上了楼。

  直接带她回到了孙晓雅的房间。

  门一关上,孙晓雅就忍耐不住了。

  她坏笑的扑到刘兵身上,很大声的说着,“刘兵哥,我不管,我就要你!”刘兵一听,吓了一跳,生怕孙晓雅说的话被孙静怡给听到了。

  他把手放在嘴前,轻轻地嘘了一声。

  “晓雅,你小点声,听话,快点睡觉吧!”可孙晓雅才不买账,他拉着刘兵的手,非要刘兵跟她一起躺在床上睡觉。

  刘兵拗不过她,只好跟孙晓雅一起躺在了床上。

  刘兵本来就很难受,谁知道孙晓雅直接凑了过来,吻上了刘兵。

  这可是孙晓雅主动撩拨他的,可不怪他没定力。

  刘兵现在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立马拥有她!这时,刘兵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吓得赶紧推开孙晓雅,并且从床上爬了起来。

  把孙晓雅的衣服整理好,坐在床边装作一本正经的照顾孙晓雅的样子。

  刚做完这一切,门就被打开。

  孙静怡穿了一身睡衣,站在门边,而她的手还放在门把手上。

  “孙,孙姨,”刘兵惊讶的叫了一句。

  孙静怡穿了一件黑色的丝质睡裙,看上去很是性感。

  孙静怡一看,刘兵竟然在孙晓雅房间。

  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很不高兴。

  “小兵,你怎么在这?”她快步走过来,掀起被子看了看。

  见孙晓雅的衣服仍然完好无损的穿在自己身上,这才放心。

  “哦,是这样的孙姨,”刘兵赶紧站起来解释。

  “晓雅今天晚上去参加同学聚会,刚才回来,我去开门,没想到她喝醉了,我就把她扶了进来,刚给她盖好被子,你就过来了。

  ”孙静怡点点头,可她觉得很奇怪。

  刚才她过来的时候,明明听见屋子里有女人的声音。

  难道是她听错了吗?可看刘兵和晓雅确实正常不过,应该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大概是这么晚,她出现幻觉了吧。

  孙静怡也没有再多想,她还是挺相信刘兵的为人。

  她松了口气,对着刘兵说道,“这样啊,谢谢你小兵,不过今天已经这么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就让晓雅跟我一起睡吧。

  ”孙静怡说完,就走了过来。

  她过来俯身很温柔的叫着孙晓雅。

  当她弯腰的时候,刘兵闻到她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就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孙晓雅迷迷糊糊转醒。

  孙静怡就赶紧扶着她,把她扶到了自己的房间。

  刘兵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背影,一个年轻,一个性感,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直到听见门咔哒一声关上,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还好他反应及时,赶紧把他们两个的衣服给整理好,还给孙晓雅盖上了被子,看上去就真的像是他在照顾她一样,这才没有让孙静怡发现端倪。

  如果被她发现了,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刘兵躺在孙晓雅的床上,心里很是难受。

  他回想着刚才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

  就差一点啊,可偏偏,孙静怡在这个时候睡醒。

  无奈,刘兵平静了一会儿,就回自己屋睡觉了。

  刘兵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快中午了。

  这个时间,孙静怡已经上班去了。

  也不知道那小丫头片子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

  刘兵洗漱了一把,就去隔壁找孙晓雅。

  没想到她却正在收拾行李。

  “晓雅,你干嘛呢!”孙晓雅回头一看,原来是刘兵。

  “刘兵哥,开学了,待会我就要去上学了。

  ”孙晓雅语气里满满都是不舍与留恋。

  刘兵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开学了。

  他心里也有些舍不得,如果孙晓雅走了,那他岂不是又要整天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刘兵很难受,可他又无可奈何。

  他想起昨晚的事儿,试探性的开口问道,“晓雅,你还记不记得昨晚――”孙晓雅本来正在叠衣服,她一听,就仔细回想起来。

  可昨晚宿醉,她头疼的难受,“刘兵哥,昨晚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刘兵一听,她竟然不记得了,酒后胡来果然是真的,他心里有点失落,要知道昨天晚上可(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是孙晓雅一直在撩拨他。

  “没事,我就是想看你还记不记得你昨晚喝醉了。

  ”孙晓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晚上同学聚会,玩的太开心了,就没忍住多喝了几杯。

  ”中午吃过饭,刘兵直接就开车把孙晓雅送到了学校。

  看她进了学校,高三课程紧,下次回来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回来之后,看着空荡荡的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也不知道范琳琳什么时候回来,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刘兵拿出手机,拨通了范玲玲的号码。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再有一周就要回去了。

  ”刘兵一听,很失望。

  还有一周的时间,范玲玲才会回来。

  那这段时间岂不是他都要一个人了?“怎么了?”范玲玲很疑惑地问道,她还以为刘兵出了什么事。

  “没事,我就是太想你了,真想让你赶紧回来。

  ”

晚上,我熬了半个通宵,做出了一个自我感觉很是完美的企划案,第二天我兴冲冲的来到公司打算交给经理请功,没想到刚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秘书小丽那风.骚入骨的浪叫声。

  这声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将我的心脏给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一时没忍住,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胖的跟猪似的的经理当场发飙让我滚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我失业了,说真的,失业真的比失.身难受多了。

  而且我这一失就是一个多月,在交了下个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两百三十四块,怕是连这个月的饭费都不够了。

  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张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个 “借种”的差事问我愿不愿意干。

  ‘借种’?!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当时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农村倒是经常听到老人们说起这种事情,或是某人没生育能力,然后找个族亲的同辈来传宗接代。

  只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好多大医院都建立了精.子库,实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医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隐秘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名声也没多大影响,犯不着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

  不过听张姐的意思,显然对方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方法,甚至开出了大价钱。

  三十万!这个数字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对我这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来说这三十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父亲当过五年的海军,在海上留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两年前,几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两年来家里的重担也几乎落在了母亲身上。

  如果有了这笔钱,父亲就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希望,同时也能解决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一咬牙决定,这个女人我干了!张姐随即就安排了我跟对方见面,时间是中午,并让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感觉这事挺操蛋的,我这都打算卖身了,还得看对方满不满意,当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对方不是什么恐龙级别的大妈。

  在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整这种‘借种’的幺蛾子,应该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岂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凑?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为了那三十万,我也是豁出去了!这个上午我感觉过得很慢,简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熬到十一点了,张姐才来电话说在雅丁湾的餐厅见面。

  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下镜子,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和紧张,不过头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在餐厅的包间里我见到了吴敏,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但不是那种人老珠黄,丑不拉几的女人,反而是个大美人儿。

  她皮肤白.嫩,眉目如画,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套裙,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性,将她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一双浅红色的水晶系带凉鞋如画龙点睛般的配在那一双大小适中的脚上,显得她整个人靓而不妖,却又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气质,穿上古装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换回套装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个在经理办公室浪叫的秘书小丽,简直就是卖弄风.骚的草鸡。

  现在已经不关乎那三十万的问题了,因为像吴敏这样的美女莫说是给我钱“借种”,就是让我给她贴钱来上一发,也是我十分乐意的事情。

  因此,对于借种现在我不但没有抵触,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观察吴敏的同时,吴敏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我一会,然后确定了我的学历和家庭情况之后,就让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为她这是要带我去开房,这简直比微信、陌陌那种约炮更简单粗.暴啊,而且还是对方付费的那种。

  随后证明我想多了,十几分钟之后,吴敏驱车带我来到位于东郊泰河旁边的一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就在这栋别墅里,我见到了吴敏的老公黄启鹏。

  黄启鹏是个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脑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杀猪的屠夫。

  我进来之后,黄启鹏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阵,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毕竟我是吴敏找给给他戴绿的。

  “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看了我一阵后,黄启鹏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离开,落在吴敏身上。

  看来这事成不成还是要看黄启鹏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没有,老家是农村的,滨海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这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吴敏好像很怕黄启鹏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完之后,黄启鹏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一会我叫人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这样吧!”说完之后,黄启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晃悠着那身颤巍巍的肥肉离开了别墅。

  黄胖子离开之后,吴敏又恢复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样,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黄胖子在的时候,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会又装什么清高?反正这事一旦定下来,老子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让你躺着就躺着,让你趴着就得趴着?不到半个小时,黄胖子安排的检查人员就来了,是个二十岁出头女孩,名叫柳青瑶,是黄胖子的表妹,毕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柳青瑶的年龄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一点,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姣好,青春靓丽,如果说吴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瑶就像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公主了。

  不过跟吴敏相似的是,这柳青瑶对我态度也是一样的冷淡,好像我在她们眼里就像是货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觉很屈辱。

  “青瑶是学医的,让她给你检查一下,如果身体没毛病的话,咱们就可以签署协议了!”进了客厅,还没坐下,吴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然后就看到柳青瑶从茶几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练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随后递给我一个塑料的小杯子,还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杂志,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着洗手间道,“自己去解决一下,这个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被美女逼着打手枪的一天。

  完成了两种采样之后,柳青瑶就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整个别墅的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吴敏两个人,气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吴敏,发现吴敏也是一脸烦躁的样子,随后让我自己在客厅里等着,然后她自己上楼去了。

  从背后看着吴敏的翘.臀和摇曳的美腿,我心里越发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的那双大白腿将会热情的为我打开,不安的是,万一柳青瑶给我检查出什么毛病来,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且看柳青瑶离开时的表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个小时后,柳青瑶终于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一个令我十分振奋的消息,化验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闻言吴敏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取出一份协议,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一共才四条内容,第一条,在协议期间男方必须辞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离开,第二条,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条,男方对此事件无论事前还是事后都必须严格保密,第四条,以上三条如有违约行为必须赔偿女方三百万人民币。

  看完最后一条,我忍不住眉头一皱,抬头看着吴敏,嘴里说道,“协议没问题,不知道我签了这份协议之后,钱什么时候给我!”“哼!”吴敏闻言,嗤笑一声,“真是乡巴佬,这点钱我们还不至于跟你耍花样。

  ”随后,吴敏让我把银行卡的卡号给她。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给了吴敏,几分钟之后,手机短信提醒,我的账号上多了三十万。

  “这下相信了吧?”吴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说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吴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厌恶的样子,不过既然收到了钱,再加上吴敏这样的绝色美女,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心花怒放。

  签完字之后,吴敏就将协议收了起来,让我今天将自己的琐事处理一下,明天早上再来报到,报到之后就会一直住在这里,直到事情完结。

  我知道吴敏这是为了保密,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相当于被软禁一段时间也无妨,再说有吴敏这个美女陪着,想来这段时间也不会无聊。

  从吴敏的别墅离开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将自己是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将房子退了,然后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将钱转回家,让老妈带老爸去医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住进了别墅。

  今天我来的时候,只有吴敏和柳青瑶在,吴敏那个老公黄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还是有工作要忙,并没有在。

  今天的吴敏,可能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袍,很是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跟柳青瑶聊着天,看到我来了之后,立即将露在外面的两节白如莲藕般的小腿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马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由晴转阴。

  “看够了吗?”吴敏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诱.惑了。

  我神色木讷的看了吴敏一眼,这话实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话。

  “哼!告诉你,别动什么歪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你还不够格!”吴敏见我不说话,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只是我请来一个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态摆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顿时让我火气上涌,我是你请来的工具不错,可我这个工具有点不同,那是帮你受精的,帮你怀孕的,臭娘们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726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503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4047.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369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652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313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571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s.top/twa.aspx?7883.html